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沈裴沈】花样少男少女『不![三]

写文老忘记前面写备注,毕竟南极圈呆多了。现代校园AU,ooc有,其它电影人物乱入有,三角恋没有,如果有的话那都是伪的。大概可能就是这样了吧。

——————

沈炼照例去教室自习,十一点学校关门的时候再骑车回去,照例和传达室的大爷说了再见。

骑着车到了小区门口,绕了好几圈,犹豫着又骑到了护城河。

他有一台老台式机,是王叔叔在他刚上高中的时候给他淘回来的,他当时很开心。

初秋夜里有点寒,沈炼坐在石阶吹风,也不嫌冷。他想,如果他没有那个台式机就好了,北镇府司大院儿那帮人最多因为赵靖忠的关系嘲笑他穷,传他是gay,这些当耳边风就好了,后来总是不会关注那个叫北斋的lof号,更不会在学校为周妙玄出头,得罪凌云铠,导致现在被孤立。

毕竟是个少年,他心里也会委屈,想找人倾诉,结果最后卢剑星找过来,他却对卢剑星说『没在怕的,高中念完我就离开这儿了,大学里可以认识新同学。』

卢剑星却是来和他讲另一件事的,『咱们势单力薄的,终究不能硬拼,何况人多嘴杂,咱们暂且不要走在一起了。』

沈炼怔了怔,说,『好。』

后来过了一阵子,沈炼私信问卢剑星想考哪个大学,卢剑星没有回。

他喜欢说『没在怕的』,因此背地里其实很多女孩子说他是一匹孤狼,他有一次在论坛看到了,抿着嘴巴盯了好久,他想,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孤儿,连唯一的好朋友都不理自己了。

还是陆老师最好好。他被凌云铠他们阴了,拍了打架的照片,告到了陆文昭那里,他还叫他到办公室安抚了一下,最后把事情给压了下去。

之后,沈炼也稍微花了一点时间思考裴纶,他对裴纶第一印象其实还不错,只不过今天吃饭的时候一看到裴纶的做派就能了解,他是很轻易就可以结交一帮朋友的那种公子哥儿,这种印象比第一印象其实还要更难改变。把裴纶归到凌云铠那一栏以后,沈炼就彻底将这个人打包丢到了回收站,并加上了一个不可交往的备注。

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又嘟囔着回忆了一下今天学的三角函数公式便骑着车回去了。
——————
自从卢剑星也和他断了来往以后,沈炼的生活就变的更简单了。平时就是上课,自习,睡觉,娱乐活动也就是随便逛逛学校的论坛,再看看老福特,默默给喜欢的画手大大点个小红心,最多骑着自己的小破车去天安门转两圈,周末的时候找个兼职做一做。

然而一觉醒来,以后的一切都变了。

他一出门就看到了昨天已经打包放到了回收站的裴纶。
『沈炼!』裴纶手里拿个饼站在镇府司大院门口,满面春风地朝他挥舞着爪子里吃剩一半的饼。

沈炼想翻个白眼儿,自从昨天去北斋她们班碰到他以后,哪儿哪儿都是他,本来偶尔出去吃个饭碰到他就够奇的了,居然在大院儿门口还能碰到,真是绝了。

沈炼站在门口思考了一分钟得出一个结论,挑着眉『你,搬到这儿了?』

裴纶『顺路,顺路。』

沈炼『噢。』

裴纶『一起走呗。』

沈炼瞅了瞅自己的自行车。

裴纶瞅了瞅车后座,笑眯眯,『你带我?』

僵持了又一分钟,裴纶坐到了沈炼的后座。

一边吃饼,一边吹风,美滋滋。

这件事的结果是沈炼比平时晚到了学校五分钟,毕竟带了一个不算瘦的人,但这不是重点,赵靖忠一帮人下巴都要跌到地下了,『沈炼交男朋友的口味怎么总是这样一言难尽。』而对于学校里的女生们来说则是『沈炼真的。。。真的是gay?』凌云铠直接爆了粗口,『我靠!所以他为什么要管周妙玄的闲事啊?』

裴纶听了心里更美滋滋,沈炼倒是无所谓。

教室里,殷澄问裴纶『怎么回事儿?』他昨天晚上才把沈炼从穿开裆裤到现在的事给科普了一遍,叫裴纶不要多和他接触,今天俩人就『你俩好上了?』

裴纶笑眯眯『你猜。』

殷澄『唉~你真是不听劝,赶明儿赵靖忠还有凌云铠他
们都要找你麻烦了。』

裴纶『那我就等着。』

过一会儿,『诶?橙子,食堂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吗?』

『没吃过。』

『这样啊。』

殷澄忙抄着昨天的作业,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不,你不会真和他好上了吧?』

『没有!没有!你这人内心怎么这么不纯洁!』

裴纶很早就出柜了,他其实很无所谓这个事情,就算大家都传开了,下了课也敢大大方方地去找沈炼。

沈炼在总结笔记,并没有搭理他,他放下一盒酸奶,霸占了丁修的位子,给他天南海北的乱扯,沈炼始终没有多和他讲什么,等快上课的时候他要走了,沈炼才抬起头和他讲,『你酸奶。』

裴纶立刻捡到宝了似的,『送你的,下了二节课记得喝哈,到时候我再过来。』

沈炼看着他笑,又看着他跑出去,只觉得对方好像很兴奋,莫名其妙,他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说什么。

丁修上课前回来坐定,他是裴纶之前唯一一个不怕凌云铠那个什么禁令的,『热乎乎的,肯定有胖子坐过。』

『少消遣我,调侃找靳一川去。』
——————
事情走向不可谓不奇妙,刚认识一天的人就要天天和他往一块儿凑。

对此,沈炼表示虽然对裴纶印象不好,但是每天吃饭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一起吃,还吃的看起来很下饭,或者晚上自习的时候有个人坐在旁边,教室里不是一个人的那种感觉其实也蛮好的。偶尔再听丁修吐槽一下裴纶,比起以前来,生活变得有趣了很多。

以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沈炼每天早上都不得不带着一个胖子去学校,然后经常在课桌里发现各种各样的吃的,他从来没动过,也不知道裴纶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有一次没憋住问丁修,丁修一边吃着裴纶的东西,一边给沈炼分析,我琢磨着,可能是,听殷澄讲了你的身世看你可怜?

说实话,沈炼其实有些失落。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