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修炼】恶趣味(二)

丁修×沈炼
雷!!!abo生子!!!
各种ooc!!!

丁修不见了。

基于这一事实,沈炼穿着锦衣卫爆款飞鱼纹饰的家居服坐在院里树下的躺椅上撸猫晒太阳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

他怀孕的事情败露以后,今天早上他去北司报道,陆文昭就给他放了带薪产假,还说下了班来看他,福利不可谓不好。可是昨晚丁修说的话,还有从那以后就消失了的丁修,让他又重新考虑了考虑要不要生这个孩子。

二黑往他怀里拱了拱,他把手放到二黑的肚子上,呼噜呼噜的声响带着肚皮振动,搞得他手有点发麻。

在这之前,他一直瞒着所有人的时候,他自己也想过打掉这个孩子,毕竟他是个单身欧,而且他快要升百户了,原本就是被降职下来的,这拖一下,又不知道得在总旗的位置上待多久,他虽然没很大的野心,可也还是有那么点事业心的,有一次他都走到了张嫣的医馆门口,想到丁修知道他怀孕以后可能睁大圆圆眼开心的要爬树,要在院子里耍两套大刀,就又走了。

谁知道丁修不想要这个孩子。

——————

换上便服,锁了家门,提着雷切,一路过了桥,穿过一条热闹的商业街,去往殷澄家。

路上有个卖炊饼的大婶和他熟,和他讲,『沈炼啊,怀孕了就不要穿这种收腰身的衣服啦,自己累对孩子也不好。』

沈炼怔怔地看着大婶,思考为什么连她都知道自己怀孕了,他不笑的时候就会有些凶,大婶被他看得发怵,『那个,沈大人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沈大人这身深蓝色的收腰便服正好显出您劲瘦的腰身和长腿,颜色也衬得您的脸更好看了。』

沈炼嘴笨,最后就蹦出俩字儿来,『谢谢。』

受了一路好奇打量的眼光,到了殷澄家。

裴纶问『吃了没?』

沈炼心里不舒服,胃里也不舒服,吃不下饭,『没有。』

『饭总是要吃的』,裴纶这样说,『先吃饭。』

然后问他,『你想吃什么?我那会儿怀孕的时候就只想吃永安寺的斋饭和腌萝卜条。』

『你家有什么随便给我来一点好了。』多少在别人家里,也不好让别人觉得自己作。

裴纶到底是有过经验的,一碗青菜面,多加了点山西的老陈醋,沈炼很快就吃完了,还又来了一碗。

『真可怜啊,一看就好久没好好吃东西了。』裴纶看着沈炼姨母笑,『赶明儿叫丁修别往外边跑了,来我这里学两手,一定要吃好,要不然你和孩子都吃不消。』

沈炼擦擦嘴,『你怎么也知道是他的孩子?』

裴纶被逗乐了,笑眯眯,『这南司北司东厂菜市场都传遍了的事情我能不知道?』

沈炼眼神一暗,『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

裴纶握着沈炼的左手,『你可得想清楚了,打孩子对身体不好。』

沈炼低头盯着还没有鼓起来的小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爹不想要他,现在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要他干嘛。』

沈炼说的坦然,心里早难受的不成样子了。

『这事儿你得自己做主,我也没什么主意,只是给你一点建议,你要是什么时候想清楚了,真的不想要了,记得叫上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可吃不消,这可不是开玩笑。』

『嗯。』沈炼看起来蔫蔫的,点了点头。

裴纶看着沈炼这个锐气大减的模样,想起那个丁修气就不打一处来,『丁修这个王八蛋!』拿起烟斗来干吧嗒了两下,也不敢点,怕对沈炼孩子不好。

沈炼叹了口气,丁修这个王八蛋到底哪里去了?

——————

一来陆文昭说傍晚要过来,二来也是嫌裴纶数落丁修心里烦,和裴纶说了那一会儿话就回来了。

吃了裴纶的面条,又时常往嘴里塞颗话梅,沈炼今天感觉好多了。

拿出北斋太太插画版的话本子,依旧躺到树下的躺椅上,一边撸着猫,一边翻本子,最喜欢的那个锦衣卫与浪人的故事,看着却烦心。

太阳晒的暖洋洋的,二黑蜷在肚子上也蛮舒服,把本子往脸上一盖,睡了起来。

沈炼做梦,梦里都是丁修。

沈炼眼里,丁修就是个武功高强的全职流氓。

第一次相见,沈炼对丁修说,『刀法再好,锦衣卫也能办了你。』

丁修的鼻子灵,和裴纶的能有一拼,那天沈炼正好处于发情期,转身的那一刻,丁修闻到了那个味道。

结果沈炼当天晚上就被丁修办了,当然之前免不了打斗一番。

之后丁修就经常冷不丁的出现在沈炼的卧室,打得多了沈炼也觉得累,反正最后都是要被办的,而且感受还算不赖,于是就不打了,愉快的和丁修搞到了一起。有时候事后还是会想,自己号称锦衣卫第一狠角儿,怎么就被丁修给吃干抹净了,不甘心。

后来有时候丁修出去接杀人的单子,有时候没有按时来,他还怪想他的。有时候看了丁修受伤,还挺心疼,慢慢也就接受了一官一贼搞在一起的事实了,毕竟他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

沈炼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川低头瞧他的脸,『一川,你干什么?』

『我在思考以后叫你二哥还是嫂子。』

一川得到一个沈大人的白眼。

丁白樱和陆文昭都来了,大哥也在。

『你醒了?』陆文昭笑呵呵地过来和沈炼讲话,『丁修呢?这屋里屋外的都没人啊。』

沈炼实在不想提他,一听他名字脸色就变的很难看。『你同门的人你不知道他什么德行?跑了。』

丁白樱说,『发生什么了?』

『这孩子他爹不要了,跑了。』

『什么?!!!』

陆文昭愤愤不平,『这个混蛋,来前还和他师傅商量着给他找个正经差事做的,都要做爹了,一天天往外跑,等他回来我和他师傅一定教育教育他!』

一瞬间沈炼就下定了决心,『过两天我就去医馆把孩子给打掉,然后过些日子收拾收拾就嫁凌云铠去!』

沈炼突然就想通了,什么爱情啊都是虚的,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

所有人都傻了。

——————

丁修是在晚上出现的,沈炼正准备睡觉,听到声音要坐起来,却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沈炼知道是丁修,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竖着耳朵听动静。

丁修没有说话,气息有点不稳,沈炼觉得不对劲,转身过来看着丁修,脸上糊着东西,一股腥味儿,是血,『你又去和人打架了?』

丁修不说话。

沈炼要起身点灯,又被拽了回来,被按着脑袋堵着嘴亲了个够,亲到沈炼嘴里满是铁锈味儿,丁修才气喘吁吁地放开他,『我可真爱你!』

沈炼摸着他身上,后背受伤了,前胸也有伤口,『你是不是接了什么大生意?』平时打架不至于能伤成这样啊。

丁修把他抱紧了,『老子金盆洗手了,这是该受的,听说你要嫁凌云铠了?嗯?』

沈炼一时间比知道自己怀孕了还要震惊。

丁修看他盯着自己看那个愣头愣脑的样子,就觉得自己一定上辈子欠了他的,『你就没什么表示?』

沈炼盯了他半天,『不嫁凌云铠了,给你生孩子。』

丁修觉得自己一定是欠了他的,这人嘴笨到一句安慰人的话都不会讲,还是按着亲一会儿比较实在。

———————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