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双零&伪芬零】卡塞尔二三事1(双零中心全员向)

私设如山,快乐沙雕

******

整个大战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零号有一个神奇言灵——【不要死】,这个言灵的领域范围之大,力度之强,可使整个地球的枯木绽放出新芽,整个地球的将死之人获得新生。

这个言灵神奇是神奇,但是一点也不神秘,大家都见识过这个言灵,因为路明非经常用嘛,不过相同的言灵在路明非的使用下并没有零号这么厉害。比如在最后一战中,路明非吭哧吭哧地拖着一条已经断掉的腿挨个对着快要凉了的人狂施【不要死】,当他终于要救下第六个人的时候,只见零号腾空而起宛如皇帝再临,当时狂风大作,元素乱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黄金瞳照亮了整个西伯利亚,远在挪威的气象观测员都能观测到这万里之外的奇迹,观测员激动的记录下他这一生中见过的最伟大的奇观,而随着整个北半球的气象观测员都注意到这一景观之后,奇迹发生了,战场上所有快要死去的人生命体征都趋于平稳,而已经枯萎的北极罂粟,也在这一刻盛放!

路主席果然是一朵盛开在混血种社会里的奇葩,在这个万人仰望零号的时刻里,他的内心只有白烂话狂飙:你就是想搞老子吧!你早点使出来我也就不用吭哧吭哧地拖着残疾的身躯来救人了!

昂热坚持认为,零号的这种能力,应该为卡塞尔所用,尤其是在战后的混血种时代里,卡塞尔要建立起零散混血种的家园,帮助非世家子弟们在新的世界秩序下对抗血之哀,这样就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铁腕人物来抗衡各个家族的力量,所以他力荐零号为下一任卡塞尔校长。昂热可以对着康桥发誓,这和他计划同守夜人环球旅行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个提议遭到了零号和校董会的一致反对,但是这一状况在零被芬格尔说服决定留在卡塞尔加入执行部之后彻底改变,零号一反常态地积极与各家族派出的代表进行竞争,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很显然,校董们一点都不想一个铁腕人物刚走就又来一个铁腕人物,但是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人物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更加铁腕一点,而且简直富有的可怕,不到一周他就成为了卡塞尔最大的校董,这样谁也拦不住他当这个校长了。

新故事的展开,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背景。


卡塞尔校董,卡塞尔背后最大财团的领袖,新任的卡塞尔校长——零号,此刻正坐在校长办公室里,面前是昂热留下来的锡兰红茶,正在沸腾着,烟雾缭绕,他摩挲着自己并没有胡子的下颌,愁眉紧锁,一筹莫展。烟雾缭绕的对面,酒德麻衣神情严肃,俨然一副整戈待旦的模样,苏恩曦依旧在吃着薯片,不顾旁边麻衣的高跟鞋敲打在自己小腿上的提醒。

作为三个助理里唯一一个和老板没有感情纠葛的人,薯片的目光无疑是最冷静客观而且睿智的,只要她还能在零号面前吃薯片,就说明现在面临的并不是一件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而麻衣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想想办法!淑女们!”零号打破平静,痛心疾首,“如何才能让芬格尔离皇女远一点!”

现在的执行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给一些混血种不慎使用能力引发的骚乱善后,这种工作通常只需要两个血统优秀的专员就可以完成,芬格尔和零分在一个小组,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成天打扮的像电影演员一样开着他那辆骚包的印着他大名的红色迈巴赫(神啊,又是迈巴赫,能不能换种车,卡塞尔是和迈巴赫杠上了吗),每天早早把零接走了,一整天都呆一块,有时候任务重一些几天都不回来,等他那辆骚包的车再次停在宿舍楼下时每每也在深夜了。

零号对着自己发誓,这绝不是让他抓狂的理由,他只是气零现在根本没时间陪他而已,真的仅此而已,和他昨晚趴在校长公寓窗户前日常观察零什么时候回来时看到零和芬格尔吻别一点关系都没有。

“噢”

薯片把一片薯片扔在空中,然后熟练地接到嘴里,她就知道又是这种无聊的任务,她百无聊赖的嚼着薯片,并不打算讲话。

相比起来,麻衣显得认真的多,虽然这个问题让她的心理防线再次崩塌,不过一时之间,她也没什么办法。

其实办法有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boss求婚,把零娶回来,一切都不成问题,但是boss从来没有提过,这种特别私人的方案也就没人敢提。

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伴随着咕嘟咕嘟煮红茶的声音,随着烟雾蔓延在整个房间里。

零号扶额,决定祭出大招,于是他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三维投影出现在书架对面,画面说卡塞尔的宿舍楼下,正值金秋,德式建筑的台阶前金黄色的树叶子铺了一地,然后出现了一辆骚包的车,卡塞尔每个人都认识的——芬格尔的车,然后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从左边出来,紧接着跑过去给后座上的人开门,身材小小白金色头发的女孩儿也钻了出来,他们在楼下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最后男人吻了吻女孩儿的额头,那个女孩儿才上楼去。

薯片落地发出轻微的响声,苏恩曦停下了咀嚼的动作,吞下嘴里最后一点薯片,没想到这事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惊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一刻麻衣的心脏在狂跳,她其实是有点开心的,但是她深知,绝对不能表现的太明显,然后她支支吾吾“只是吻别而已嘛,老板你是不是神经太过敏感了……”

零号嚯地站了起来,吓的对面两个人抖了两下。

“这是普通的吻别吗?这是普通的吻别吗?恩曦!你给麻衣翻译翻译,额头吻的含义是什么?”

“额……嗯……额……,代表了长辈对晚辈的疼爱!”薯片斩钉截铁的回答。

零号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三维投影变成了关于额头吻的上万条解释,还有各种分析这种吻代表了恋爱的哪个阶段,还有一些比较猥琐的解释。

零号指着投影的手都在抖,他很想让对面两个人挨着一条条念给他听,但是他自己扫了两眼之后立马关上了投影。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记得想想办法。”男人最后咬
牙切齿的说到。


——tbc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