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索瑟·制表师·AU·第八章

埃尔隆德在冬季展会上就发觉瑟兰迪尔不对劲儿,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对的。瑟兰迪尔的形容看起来比之前在他自己的小房子里时可差多了,那时候他虽然有时候比较累,但总是神采奕奕,金色的长发飘啊飘的,就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不过这种想法可不敢让瑟兰迪尔知道。

瑟兰迪尔在他对面什么也不说,只是喝着酒,一杯接一杯。

埃尔隆德决定打破沉默,“今天怎么有空和老哥出来了。”

瑟兰迪尔又喝一杯,“索林和公司的人去比尔博那里庆祝了,我说我不想去,他也没吱声,”然后他摆摆手,“不提他了。”接着又倒上一杯酒接着喝。

埃尔隆德看到他喝酒的速度皱了皱眉,“别喝那么快,这酒性子虽温,喝多了也是会醉的。”

瑟兰迪尔又一杯灌下去,扯出一丝讥笑,“我又不是你。”

埃尔隆德扶额,“还记得嘲笑我说明你还清醒着。”

瑟兰迪尔又倒一杯,嘴角带着笑意,“知道就好。”

“你至少吃点东西,这样胃可受不了。”埃尔隆德看着他那样灌酒还是有些不安,将桌上的食物向他推了推。

“啰嗦!”瑟兰迪尔不理睬那堆食物,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Ada接电话,Ada最帅了,Ada快接电话,Ada最帅了······”

埃尔隆德掏出手机,“亚纹,Ada不在学校门口,今天林迪尔叔叔去接你,········你没看见他?你再仔细看看······看见了吧,他过去了吧,那就好,听叔叔的话啊,······好的,拜拜!亲Ada一个······”那边小姑娘mua一口亲过来,埃尔隆德笑眯眯地也mua了一下,然后才放下手机。

瑟兰迪尔哼笑一下,手里握着杯子,一手指着埃尔隆德,“你也不害臊,你女儿也是太乖,竟然给你录这么羞耻的东西做铃声,以后亚纹长大了听到一定羞死。”

埃尔隆德也喝一口酒,呵呵笑着说:“怎样,你有本事让索林也给你录一个。”

瑟兰迪尔笑容显然僵了一下,又接着喝了一杯,他盯着空杯子,手指一下下敲着它,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别提他,今天别提他了。”

“你们到底怎么了?”埃尔隆德不准备听从瑟兰迪尔的建议,一直避而不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近总是很不愉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大概是我的问题。”瑟兰迪尔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挫败感,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要这样,你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埃尔隆德拍拍他的肩膀。

“算了,不提了,太复杂,我也说不清,”瑟兰迪尔又是摆摆手。

“那谈谈工作吧,上次展会上你的手表可是没有进步。”埃尔隆德仔细着自己的措辞,他上次见到瑟兰迪尔的作品很是诧异,那手表和之前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瑟兰迪尔沉默了半晌,他自己知道埃尔隆德说的是客气话,自己的状态太糟糕了,不仅是没有进步这么简单,为此前不久还和索林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其实索林也是小心翼翼地问他最近的状况,可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莫名其妙地对索林发了脾气。不对!瑟兰迪尔愤愤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才不是莫名其妙地就生气呢!要不是他和德瓦林在背着自己干什么,不对不对,更不对了,他才不会吃德瓦林的醋。

埃尔隆德瞅着瑟兰迪尔一脸的故事,心下了然,“我之前就说过你们太快了,这样的结合没有问题才奇怪,是不是索林这小子欺负你了,老哥给你教训他去。”

“得了吧,就你这身板。”

“我这身板怎么了?”瑟兰迪尔的嘲讽脸让埃尔隆德有些不舒服,语气有些叫嚣的意味。

“起码你没我家索林个子高,这点你总不能否认吧。”瑟兰迪尔说起索林来有点得意。

埃尔隆德笑了笑然后突然认真起来,“讲真的,你们到底怎么了?”

瑟兰迪尔给自己倒满酒,一下子灌进去然后托着金色的小脑袋想了很长时间才开口:“埃隆”,犹豫了很久之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我···我是不是···太”话到嘴边,那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想说你自己太贱了。”埃尔隆德突然不怕死起来,他觉得瑟兰迪尔变得太多,很大程度和索林有关,从前那个瑟兰迪尔才不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的;他觉得瑟兰迪尔太迁就索林了,但也仅仅是感觉,毕竟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瑟兰迪尔瞪了埃尔隆德一眼,然后又喝一杯酒。灯光昏黄,处在光下的人们有些扭曲,他本想回嘴的,可是突然就觉得和埃尔隆德拌嘴没什么意思,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是啊,他就是太贱了,每次都会被索林搞的没有脾气,这样的状况从第一次就是了,面对索林的糖衣炮弹,他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束手就擒。眼前的玻璃杯折射出的颜色光怪陆离,他费力回想了一下以前的事情,最后确定,索林给自己的连糖衣炮弹都算不上,索林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自己就缴械投降了,真是糟糕!可是那些心里的疙瘩却越结越大,越结越大,大到他现在已经有点装不下了,可是他不敢问,不敢去探究,他太害怕了,他怕再发生那次的状况。

瑟兰迪尔一直很怕冷,可能是酒精的效力,现在浑身暖洋洋的,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在欧瑞费尔怀里一起骑大角鹿的情景。

他上次在冬季展会上碰到了欧瑞费尔;他父亲明显比五年前要老一些,鱼尾纹都多了,就是那臭脾气还和原来一样,还特意过去‘关照’了一下索林,想到这点瑟兰迪尔就忍不住要笑,“埃隆,我Ada不再阻止我做手表了。”

“什么时候回家去看看吧,你Ada不会是真的想要和你断绝关系的,天下的爸爸都一样,你以后做了Ada也会懂的。”

“做爸爸的人说起这个来一套一套的。”瑟兰迪尔搔搔头发笑笑,语速已经有些慢了,两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透了。

沉默了一阵,埃尔隆德又开口道:“我说一句不该说的,我不知道索林和你到底怎么了,我能看的出来他很爱你,那次他找不到你了给我和老神棍打电话,别提有多着急,当然你也很爱他”埃尔隆德摸摸下巴上的胡茬,顿了一下,又诚恳的盯着瑟兰迪尔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既然相爱,现在有问题也是事实,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

瑟兰迪尔低着头,攥紧了杯子听着埃尔隆德的话,考虑了很长时间,才答应道:“嗯,或许这是个好办法。”

埃尔隆德注意到他已经有些醉态了,心里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埃尔隆德料事如神,沉默之后的一杯一杯又一杯使瑟兰迪尔彻底喝高了。

开始时决口不提索林的瑟兰迪尔现在围绕索林这个话题开始了喋喋不休的审判,“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我问过,他什么都不说,就是什么都不说,我给你讲,我超级不喜欢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有时候我就觉得他特别讨厌,真的,比凯勒鹏他们都讨厌。”

听到瑟兰迪尔又在攻击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埃尔隆德只能在心里翻个白眼。

“最生气的是那次,那次真的太生气了,我说了什么也记不太清了,后来他就特别不耐烦,好像很讨厌我似的,一转头看电视去了,然后我就希望他告诉我,他就是不说,然后我们就又吵了一架,他还把我小鹿杯子给摔了,他说他不是故意的,我看他就是故意的,然后我们就好多天没有说话,最后,最后····”瑟兰迪尔晕乎乎的趴在桌子,左手食指按摩着太阳穴,冰蓝色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好像在很认真的回想。

埃尔隆德好奇地问道:“最后怎么样?”

“最后还是他主动和我说的话,给我买了新杯子,后来我们亲着亲着就滚到床上去了。”瑟兰迪尔说完就呵呵笑个不停。

埃尔隆德心想这可不得了!要是瑟兰迪尔以后知道自己了解了这么多东西自己还有活头?这要再说下去就该讲那什么了,要赶紧把瑟兰迪尔送回去才行。

瑟兰迪尔坐在车后面还不消停,“每次他都不解释,他妹妹说他从小就不爱多说话,你知道他妹妹吧,就是迪斯·橡木盾,对了,你说他有事都藏在心底,我知道他的性格,我就不问了,我怕吵架,我怕他不理我,可是有一次他醉醺醺的回来了,披着别人的衣服,我认出来是德瓦林的,我就问他,嗯······我觉得这个必须问,不问显得我对他不够重视”瑟兰迪尔顿了顿,望着车窗外出了一会儿神,变得很安静,埃尔隆德也不说话,然后瑟兰迪尔突然又开口道:“,嗯······就是显得我好像不在乎他一样······嗯·······也不对,我得知道衣服洗了该还给谁呀,反正不管怎么样吧他也是不说,后来我们就又吵了一架,”说完瑟兰迪尔突然把头伸到前面去,对着埃隆的耳朵吹了口气,咯咯笑着,“你怎么不问后来了?”

埃尔隆德吓的一身冷汗,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然后瑟兰迪尔倒在后座上,好像说不动了,声音也小了些,像是自言自语,“最近他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也不想问,怕再吵架,”然后突然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然后就安静了,一双眼睛盯着窗外,闪着水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埃尔隆德开车把他送到家门口,说要送他进去,他坚持自己还能走两步,还给埃隆演示了一下,坚持不需要扶着就能行!埃尔隆德知道他可能会记不起来,还是又嘱咐他和索林好好谈谈,又看到他进了屋才开车回家。

瑟兰迪尔原本都打算和索林好好谈谈,心平气和的,可是在推开门的那一刻这种念头彻底打消了。

他看到德瓦林的嘴巴贴在索林的上面,索林的手攥着德瓦林的衣角。

德瓦林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敢看瑟兰迪尔的表情,逃也似的夺门而出,落荒而逃,他四十几年的生命里从未搞的如此狼狈;他哪里知道瑟兰迪尔这个时候会回来,索林拽着他的衣服,皱着眉头眼神迷离地望着他,两颊红扑扑的像熟透了的诱人的果子,这太犯规了,他实在是没有忍住,他只想轻轻的吻他的小索林一下,别无他求。

瑟兰迪尔怔怔的看着索林,躺在沙发上的索林,醉的不省人事的索林。时节正值隆冬,一阵寒风吹来,瑟兰迪尔打了个寒噤,酒也醒了一大半,他突然想起索林的前妻和自己说的话,‘索林不爱人,只爱表。’他一直觉得这个事情很荒谬,可是他如今却颤抖地想着,虽然极不情愿,但这也许是事实。

瑟兰迪尔竭力想保持冷静,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语调,压抑不住悲伤和愤怒质问索林,“你为什么和我结婚?”

索林皱起眉头,头晕乎乎的,“宝贝儿,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瑟兰迪尔眼神里充满了冷漠,他从未觉得人生如此悲凉,从没觉得索林嘴里吐出的亲昵称谓如此令人作呕,他真想给索林一拳,可是他没有,“是不是因为那块表?”

“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打算告诉你。小狐狸!”索林嘴巴里呼出了浓烈的白兰地气息,眼前天旋地转,他看不清瑟兰迪尔的表情。

“所以说,因为那块表是我做的,所以你才要和我结婚?”所以人是无所谓的,所以和德瓦林也是无所谓的,和自己更是无所谓的?瑟兰迪尔几乎是绝望地问出了这句话,可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这不是真的。

“嗯。”索林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声会使自己陷入怎样的境地。

怪不得索林那么快就会和自己结婚,“我们完了,”瑟兰迪尔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最后这一句话有多无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欧瑞费尔,他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打通了他爸爸的电话,也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就好像他从来都没开始过这一段糟糕的关系,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索林,从来就没有爱过他。

·············

 

绝对是HE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