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奥林波斯秘史·神话AU·第一更·宴会

建军生日了,想着得搞出个什么来庆祝才是,就把这个脑洞写了,祝Richard·Armitage生日快乐!

---------------分割线------------

勒托,这位坐在黄金宝座上的金发天后,用她一双炯炯有神和洞悉一切事务的大眼睛温柔的看着她和欧瑞费尔的儿子,并且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诫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永远不要招惹众神之父宙斯与白臂女神赫拉唯一不受争议的儿子——战神索林,并且我们以后要改口叫他阿瑞斯。”温柔的女神眸子中是无尽流动的暗夜,她只能在这两个孩子还小的时候就这样教诲他们,毕竟,赫拉虽死,但是她的地位是没有人能撼动的,在宙斯——这个刚刚又拐骗了一个美丽少女的神王心里;而且,这两个孩子毕竟和宙斯没有血缘关系,现在的所有,已经是最大的恩赐。

两个金发的儿子都乖巧的点头, 把母亲的告诫铭记于心。

···········

多年以后。

宴会在开放着许多花朵的草地上,众神们都在此欢庆众神之父宙斯最受宠爱的儿子阿瑞斯一年一度的生日。海皇波塞冬,这位傲慢的大地之震撼者也亲自前来送上了自己的礼物;冥王哈德斯在这一天也被索恩【索恩在成为神父后自己更名为宙斯】允许离开冥府前来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不过他却不如自己的妻子珀耳塞福涅那样受人欢迎,因为他的身上总是带有地府特有的死亡气息,还好他本人对于社交并不感兴趣。

夕阳洒下美丽的轻纱,狄俄尼索斯带来了今年酿的最好的葡萄酒,醉人的酒香,缪斯们灵巧的手指弹奏出美妙的音乐,纤柔的腰肢扭动,轻歌曼舞,再搭配上人类进献的牛羊肉在潘神的烤架上滋滋作响散发出的诱人香味儿,这样难得的盛会,对于所有神来说都是一个轻松美好的日子。

女神们散发出快乐的言语和欢笑,在这片金碧辉煌的草地上,掌管时序的三个女神摘取了自己最爱的鲜花,或灿丽或芳香,在头顶上装饰起来。

喜欢百里香的女神托着腮,脸颊有些微红地瞧着刚刚接收完所有礼物的战神,“你们两个瞧啊,他是不是很英俊?”

带着黄色番红花编织花环的美丽女神眼睛也注视着索林,闻言立刻点头,“嗯嗯,是啊,看他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衣服多么衬他健美的身材啊!”她由衷的发出赞叹。

戴着百里香的女神不太同意她的说法,眼睛还在一直盯着他,接着道:“比起他的身材来,我更喜欢他的五官,瞧那如高山一般挺拔的鼻子,像大海一样深邃的眼睛,侧面看分明的棱角,真可惜我没有阿波罗的缪斯那样的巧嘴,不会吟颂漂亮的诗句。”

头戴紫罗兰花环的大女神撇撇嘴,“我觉得阿波罗才是奥林波斯最美的男神,虽然阿瑞斯也很英俊,但是没有瑟兰迪尔那样完美。”

头戴百里香的女神听到瑟兰迪尔的名字立刻急了,登时蹙起了眉头,“小声点儿,你难道忘记阿波罗是宙斯赐予的名字了吗?没有谁敢公然挑战宙斯的权威。”

头戴紫罗兰花环的女神自知失言,赶紧向周围瞄了几眼,确认周围除了她们三姐妹没有其他人听到,然后吐吐舌头,接着说道:“我不太喜欢阿瑞斯的黑色头发。”

“来啊,让我瞧瞧,这是谁在背后说不喜欢阿瑞斯!”比尔博踩着他会飞翔的凉鞋,移动速度比莱戈拉斯的箭还要快,嗖的出现在了女神面前。

“哦,比尔博,你总是这样神出鬼没,吓坏我了。”这个冒失的女神惊呼道。

“噢,原来是狄刻,”然后比尔博露出了大家所熟悉的那种笑容。

狄刻只好问道:“我拿什么和你作交换?只要你不告诉阿瑞斯。”大家都知道比尔博这个狡猾的机灵鬼露出这种表情的意思。

比尔博露出一种很受伤的表情:“难道我在你们心目中就是这种形象吗,这可太伤我的心了。”

三个女神都被逗笑了,比尔博耸耸肩,立刻又开心起来:“聚餐时间到了。”他是来传令的,说完这句便又嗖的飞回到了宙斯身边,然后宙斯给他放了个小假,让他自由自在的玩乐,今天不会再有命令需要他来传达。

时序女神们高高撩起专为今天准备的漂亮裙子跳着舞,一边手托盛满食物的黄金器皿给诸神送来食物。

头戴着百里香的女神在跳舞经过索林的时候心脏跳动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两颊像被洒上了美丽的云霞,她有些紧张,端着盘子的手不住的抖着,而索林正沉浸在某种境界里,回过神来的时候抬起大海的眼睛看了一下眼前可怜的小女神,然后笑了,“我认得你,你是阿芙罗狄忒的侍从,你还有两个姐姐,是那两个和你一起跳舞的女神。”

小女神心里像炸开了一朵烟花一样,她想不到索林能记得她,然后她大胆的提出了自己谋划了很久又不太敢实施的想法,“我们这样级别的神是不能亲自过来送礼物的,可是我想,”女神吸足一口气,放松,将手里的托盘放下,然后摘下自己头上的花环,复又说道,“你能收下这个花环吗?”黑色透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期许。

“我不会收下这个花环的,”索林勾起一侧的唇角,看着小女神泄气一样失望的表情然后加深了笑意,接着开口道:“或许你可以亲手帮我戴上。”然后小女神的眼神瞬间明亮了起来,虔诚的将花环套在了索林那头浓密蜷曲的黑色头发上。索林呵呵笑了起来,“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像狄俄尼索斯,”女神捂着嘴巴笑起来,她觉得索林比酒神这不着边际总是醉醺醺的家伙要好看多了。

“你叫什么名字?”

“俄瑞涅。”说完以后她便又撩起裙摆跳着舞跑开了。

索林微笑着看这个小姑娘跑远,年纪小一点的孩子眼睛里总是很清澈,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瑟兰迪尔轻蔑的瞟了一眼索林——这个轻浮的浪荡子,和他的父亲一个德行,阿芙罗狄忒做了他的情妇也就罢了,那个花枝招展的风流女人本也和他相配,现在竟连她的侍从也不放过;瑟兰迪尔不会去找索林的麻烦,他铭记母亲的教诲,要是换做其他,他早就会给予惩戒,哪怕是小小的恶作剧也好。

索林难得的好心情持续的不太久,那个令他心生厌恶的该死的孩子便又出现在了宴会上,代替他最喜欢的一个妹妹迪斯作为新的斟酒官。瞧他那漂亮的脸蛋,还有那修长的双腿,连自己都要为之倾倒了,怪不得索恩要诱拐他到神界

诸神都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孩子,他是特洛伊的小王子,乖巧聪明,若不是宙斯的缘故,经过的时候都要忍不住在他的腰间掐上一把。

当盖尼米得经过索林的时候,索林站了起来,将他手中的酒壶夺走放下,再拉起这个看起来有些惧怕的孩子的左手,然后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宴会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可怖;宙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目光注视着同样看着他的索林;索林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他的言辞合乎所有的礼节:“请伟大的宙斯,众神之王,将这个人间来的斟酒童赐予我,美丽的爱神阿芙罗狄忒可以为我作证,我是如何在第一眼看到他就陷入了爱河,”;索恩了解他的儿子,他在故意装作不明白自己和这孩子的关系,闻言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愤怒,所有神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明白这是宙斯暴怒的前奏,傲慢的索林很快就会得到惩罚,瑟兰迪尔在一旁看好戏似的等着宙斯收拾这个放纵情欲的家伙,然而宙斯的愤怒只是那么一瞬间,“那么你将得到他,作为你今年生日的礼物。”宙斯威严的语调响起,索林勾起嘴唇笑了,但是这个笑意绝对没有到达眼底,他让自己的礼物站在自己的旁边侍奉自己喝酒。

瑟兰迪尔忿恨地将陶瑞尔斟满的酒喝掉,索林这个自大的家伙,迟早要受到应有的报应,头戴月桂环的男神在心底诅咒到。

瑟兰迪尔一向是高贵优雅,喜怒不形于色的,然而现在却有些反常;缪斯之一的陶瑞尔——瑟兰迪尔最信任的侍从,看到瑟兰迪尔这副模样,不禁好奇,“您今天怎么了?”然后她突然回想起昨天瑟兰迪尔预言之后走出预言神殿时阳光的面容上布满了惨白,不肯告诉她们预言的结果,“和预言有关吗?”

瑟兰迪尔瞟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这不是你应该问的,时刻记得你的身份。”

伶俐的侍从从主人那里察觉到了危险,知悉了自己的错误,低下了头道:“是。”

瑟兰迪尔不会去注意索林,如果不是预言他们以后会成为一对,他怎么可能去注意这个从小就努力避开的神,除了每年挑选最好的礼物送给索林,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交集,一定是预言失误了,瑟兰迪尔紧紧握住酒杯,修长白皙的手指却冒出了丝丝冷汗,不会有错的,他的预言从来没有失误过。

瑟兰迪尔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今天投在索林身上的目光也许太多了,连索林本人也有所察觉;索林收紧下巴朝被一群少女围着的瑟兰迪尔看了一眼,瑟兰迪尔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这个被称为奥林波斯山上最俊美的男神拿起竖琴,竖琴里马上就飘出了美妙的乐曲,他使自己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一直持续到宴会结束。

索林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叫自己刚刚得到鲜活礼物给自己和最忠诚的朋友大力神德瓦林斟满酒,与一直喜欢跟在自己身后拍马屁的鬼灵精比尔博共饮此杯。

--------分割线------

不要吐槽文的名字啦,我是个取名废orz

评论(1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