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索瑟·制表师·AU·第九章

~~我快要死在这篇上了~~

-------------------

索林把自己闷在家里,不知疲倦的在小工作室里工作着。但是他并不能得到想要的安宁,连续接到了来自埃尔隆德、甘道夫、葛洛音、毕佛······等人的‘问候’之后,索性把电话线拔了,手机电池扣了。于是,这些人开始对索林轮流地进行拜访,当门铃响起时,索林掐指一算,这次应该轮到埃尔隆德了。抱着这样的想法,索林低着头鼓捣着手表,一直带在家里的小工作室里也不去迎接,等着埃尔隆德找过来。

楼下。

“这些就是瑟兰迪尔全部的东西了吗?”

“还有一些制表工具。”。

“为什么不整理出来?”

“那些东西在索林先生的工作室里,他不让人进去打扰。”

“你带我过去,我亲自去取。”

噔噔噔上楼的声音之后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索林没好气地打开门,一个颀长的身躯赫然立在门口。

“岳····岳父。”

欧瑞费尔歪歪脑袋,浅金色的长发垂了下来,呈现出一种瑟兰迪尔与他一脉相承的神态,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他瞟了一眼索林那张混乱的工作台,然后径直走过去坐到了平时瑟兰迪尔爱坐的椅子上,命令道:“把瑟兰迪尔的工具整理出来。”

索林热切的望着欧瑞费尔,迫不及待的问道:“瑟兰他还好吗?”

欧瑞费尔瞟了他一眼,胡子很长时间没有打理,头发乱糟糟的还很油腻,面容看上去十分疲惫,呈现出某种病态,一双好看的蓝眼睛布满血丝,衣服也是胡乱套在身上的,这和之前见到的索林可不一样,他印象中的索林成熟稳重,而且总是把自己收拾的比较清爽;他有种错觉,如果告诉索林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个年轻的总裁可能会就此一蹶不振,他突然有一种想要宽恕索林的心情。

不过随即欧瑞费尔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瑟兰迪尔面色苍白的站在寒风里等着他的情景,他的小春天浑身都在颤抖;欧瑞费尔把玩着袖口的纽扣,然后放开,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就算打击一下这个使他儿子受伤的罪魁祸首又有什么关系!

“瑟兰迪尔正在办离婚手续,大概过一阵子你就会收到信函。”

热切的希望转为冰冷的绝望,索林觉得自己很丢人,竟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他托着桌子的边缘,努力支撑着才使自己站稳,颤抖着声音问道:“所以你是来拿回他所有东西的吗?”

欧瑞费尔并不知道两个孩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确定他的儿子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而他现在却不敢看索林那双眼睛,那里面闪着的水光好像在控诉自己 ,告诉自己它的主人是多么的无辜,欧瑞费尔手指又回到袖口开始不停地拨动的纽扣,然后他想到这一定是索林的障眼法,世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无论他做过什么都会看起来非常无辜,索林就是这种。

“既然已经知道了,何必多此一问!”欧瑞费尔挑了挑眉道。

索林怀着巨大的悲痛沉默了几分钟之后转身默默地收拾着东西。

欧瑞费尔看着索林昔日高大伟岸的身影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有些佝偻,突然觉得索林有点可怜,‘他一定很伤心’——欧瑞费尔心里不合时宜的泛起一阵苦涩与怜悯——‘瑟兰迪尔至少还有我,有一个家,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能自己扛着,也怪可怜的,要是有个长辈引导,或许他会好过一些’。他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安慰人一向不是他所熟悉的。

“索林,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我很难过。”

索林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没有搭话,他盯着手上的小齿轮看了好一会儿才把它放到工具箱里,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对不起,”索林只说了这三个字就又陷入了沉默,他期盼着欧瑞费尔能把他臭骂一顿,起码让他知道错在哪里。

欧瑞费尔被索林搞的不知所措,最终不知道怎样开口,于是也陷入了沉默。

收拾东西过程显得艰难而又漫长;那些小工具上仿佛还留着瑟兰迪尔的体温,每拿起一个东西来,都是一段回忆,索林觉得这太难了,很想快点儿结束,可是又希望时间过的慢一些,好让他多回忆一些;无论怎样想,一切终究是有个尽头的,他摩挲着最后一把锉刀,不舍的放到工具箱里,然后合上,他低头看着这个工具箱,承载着他几乎所有对瑟兰迪尔最后的念想,然后说:“我送下去吧。”

下楼的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回来的路上他终于支持不住昏倒在地。

迪斯被阿姨打电话叫了过来,在门口却发现了徘徊的德瓦林。

昏黄的天空随时都能下起雪来,即使披着厚厚的大衣迪斯还是在下车的一刻冻得瑟瑟发抖,所以德瓦林的行为就显得异常古怪起来。

迪斯走过去疑惑地看着躲躲闪闪的德瓦林,问道:“为什么不进去?”

德瓦林却支支吾吾的不肯开口。

想要拉着德瓦林一起走的时候却被挣开了,“我已经看过了,回见。”说完转头就要走。

“站住!”迪斯的声音不大,却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

德瓦林停住了脚步,脚底的靴子不安的摩擦着地面,不敢转身对着迪斯的眼睛,迪斯一向心思缜密,敏锐的目光一定会察觉出什么。

“我猜,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

德瓦林的脸瞬间红透了,“我···我···”,他早该想到迪斯会看出来的。迪斯好像很早就在怀疑他对索林有那种意思了,只是因为诸多原因并没有戳破他,看起来是瞒不住了。

沉默了许久,德瓦林决定坦白,可是这时迪斯却走到他面前;她揉了揉太阳穴,考虑了很长时间,然后抬起那双和索林一样的蓝眼睛盯着德瓦林,口中冒出丝丝白气,散在空气里,“我不会为难你,”迪斯往家里望了望,低下了头,紧抿着嘴唇,就像以往做出重大决定时的样子,德瓦林紧张的望着她;过了良久,她终于又开口道:“你知道的,哥哥一直把你当兄弟,你走吧,好自为之。”说完便径自走了,留下德瓦林一个人在原地。

迪斯发现家里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落地大窗旁边的沙发上堆满了杂物,靠墙的一排书架上所有的书都被翻过一遍,索林当初精心挑选的波斯地毯上也被烟灰烧出了一些洞,天呐!还没引起一场火灾真是万幸!她毫不怀疑家里来了土匪,如果没有看到索林窝在墙角鼓捣着一个机芯的话。

迪斯急急忙忙走过去,看着索林脸上难看的颜色,心疼的说:“阿姨说你晕倒了,我叫了大夫一会就会过来,你应该去休息。”说完把他手里的东西拿走了就要扶他起来。

“我没生病!”索林立刻吼道,一把将东西夺回来低着头又开始做他 的手表。

迪斯从来没有被哥哥这样粗暴的对待过,她愣怔的看着这样的索林,不觉得委屈,只觉得他很可怜。

“哥,”迪斯央求的语气道,“你休息一下吧!”

索林却不再理会迪斯,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活计。

迪斯无法,只好先同阿姨一起收拾屋子。老仆人做起事来干净利落,迪斯则帮忙收拾书架。在收拾沙发上的杂物时,阿姨凑过来悄悄告诉了迪斯一些事情,关于瑟兰迪尔和索林已经离婚还有索林这些天的状况。

迪斯狠狠咬着下唇,两条细细的秀眉倒立起来,索林·橡木盾从来都像一个铁人一样,什么都不能把他打倒,现在竟因为这样的事情憔悴至斯,真是不争气;后来好像被什么刺痛一样,她不禁握紧手里的书自责起来,她早就该察觉瑟兰迪尔好像有什么心事,要是早点告诉哥哥也许没现在这些事了···

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她的沉思,她赶紧向响声处望去,索林直挺挺的躺在了楼梯下面。迪斯和阿姨赶紧跑过去扶起他来,鼻子和额角被磕破了,哗哗的往外冒血,人已经昏迷不醒。

赶巧医生这时候到了,众人手忙脚乱才把索林安置好。

大夫说索林只是因为长期不进食引发的贫血导致眩晕昏迷,输几瓶葡萄糖就可以了,醒来最好再去医院做个检查,怕有轻微的脑震荡。

索林觉得自己沉睡了很久,他又做了那个梦,他很久都没有做过那个梦了,梦境比以前更长,他很快便抓住了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却推开他,然后开始头也不回的跑啊跑啊,他就在后面追啊追啊,后来他们就跑到了一个以前没在梦里见过的地方;索林一看,嗬!这不是那座雪山吗?他怕极了,拼命朝着瑟兰迪尔喊:“瑟兰!快回来!危险”“危险,快回来!”可是瑟兰迪尔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跑啊跑啊,越跑越远,越跑越远······

“瑟兰!”索林惊呼一声,然后他睁开了眼,看到窗外飘起了雪,并没有山,没有雪崩,没有瑟兰迪尔被压在雪里,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凝视着窗外,并没有意识到额头上的纱布和鼻子上的创可贴。

房间里亮起了灯,暖黄色的,他很喜欢,瑟兰迪尔也很喜欢;棉质的被子里温暖柔软舒适,他曾在这里与瑟兰迪尔相拥,接吻,亲密无间;瑟兰迪尔有时候很调皮,有时候又很乖顺;他能清晰的记得瑟兰迪尔嘴角翘起时的弧度,记得瑟兰迪尔柔顺发丝的触感,记得瑟兰迪尔光洁额头的冰凉,沁人心脾的感觉。

索林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去扑,明知道是一场空,还是感到一种失落。

吊瓶里的液体还在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注入索林的体内,左手被束缚不能干一些其它事情,他看到了床边的矮柜上那个瑟兰迪尔为之和他大闹过一场的杯子,糟糕的经历。

索尔在世的时候曾经告诉索林:“两个人走散了,慢慢地也就把对方忘了。”

“不要!不要!”索林大喊起来,他不想忘记,他忘了左手上还连着的东西,伸了出去想要把那个杯子抓住,好像要抓住那段记忆,即使是糟糕也不想忘记的画面。

然后,杯子碎了,小鹿碎了。

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索林的眼泪里跑了出来,他拒绝承认那是眼泪。

当迪斯带着菲力和奇力来到索林卧室看到眼前的情景时有被她的哥哥吓了一跳。

阿姨在炖汤,而她只不过是出去接了一下孩子。

菲力懂事地拿来了扫帚和簸箕扫清理地面,而奇力则好奇的看着舅舅那双好像是哭过的眼睛。

迪斯把奇力抱到索林身边,一边重新拿了个杯子倒上水,一边担心的看着她的哥哥,看到索林好像恢复了一些气色心里稍微宽慰了点,奇力一口一个舅舅叫的索林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

一会儿菲力也围着索林坐了下来。

索林把自己的悲痛放在一边,开始用欢快的语调给他们讲故事,一个故事讲完之后,才发现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快输完了,迪斯帮他拔了针,他便要下床。

“你别下来,多休息一会。”迪斯又有些着急了。

“我要陪我的外甥吃晚饭,两个小家伙都饿了。”索林报以微笑。

奇力叫嚷道:“对啊对啊,妈妈,你就让舅舅和我们一起嘛!”

迪斯不置一词,索林却已经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去。

“你别把俩孩子摔了!哥!”鉴于索林之前的表现,迪斯顿时心惊肉跳。

事实证明,索林好像恢复的不错。

索林在餐桌上一再向妹妹重申自己不需要去医院检查头部,他只不过是从第二个台阶上摔下来了而已。

“舅舅,今天怎么没有见到舅妈?”

气氛很融洽,奇力觉得很奇怪,那个臭脾气的舅妈居然不在,还有点不适应。事实上瑟兰迪尔不是诚心想和两个孩子闹脾气,他只是不喜欢‘舅妈’这个称谓,他又不是女人!

迪斯拼命给奇力使着眼色,但是奇力的目光都被索林吸引了过去,更糟糕的是,这个时候菲力也好奇的望向了他的舅舅。

迪斯觉得这顿晚餐要完了!可是索林出乎意料的好脾气,没有发作,而是笑着对两个外甥说:“他过些天就会回来,你们不要再叫他舅妈了,他不太喜欢。”

两个孩子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迪斯一颗悬着的心却始终放不下。

索林又躲进了他那个小工作室,这次,他把工作台收拾的有条不紊。

迪斯意识到索林好像有了一些转变,她决定要和他谈谈。

“你能瞒两个孩子多久?”

“什么?”索林头也不抬。

“关于瑟兰迪尔的,他不会回来了。”

“我从来不骗孩子。”他放下手上的活计,然后微笑着对上迪斯困惑的眼睛,“我会把他追回来的。”

迪斯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很高兴看到索林这种神情,每当索林这样说话的时候,都意味着他将无坚不摧,拥有冲破黑暗的力量,“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量开口,做妹妹的义不容辞。”她就知道她的哥哥不会就这样被击倒!也许转变的有点快,但这就是索林·橡木盾,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振作起来。

索林比了一个OK的手势,高兴的望着已经笑傻了的妹妹。

瑟兰迪尔在之后的岁月里问起过关于这一转变的问题,索林不再像以前那样避而不谈,而是告诉他因为那天给外甥讲的小故事启发了他,然后他就给瑟兰迪尔讲了那个关于爱与勇气的故事。这都是以后的事了,我们现在还要接着讲他们如何和好的故事。

----------分割线-------

居然还没写完啊大哭/(ㄒoㄒ)/~~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