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索瑟/伪叔瑟

cp洁癖者慎点!来自@琐年的脑洞,受伤的两个人互相取暖@( ̄- ̄)@,家里温饱,没有快递~


——————————————

矮人不是容易被悲伤困住的种族。


此刻所有矮人却也伴随着那个毛毛脚的霍比特人的哭泣声低声地抽泣。


山下之王就在那片冰原上躺着,一生中从未如此平静。


“我以为精灵不会有眼泪。”德瓦林抱着臂,站在瑟兰迪尔的旁边,远离那团悲伤的气氛,平静的就像是索林没有离开。


“他终于还是出战了,”瑟兰迪尔透过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德瓦林平静的表情,很困惑,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愤怒,他终于对着德瓦林说:“我以为索林最亲密的矮人会更伤心一些!”他很想保持着精灵王的克制,却控制不住自己责难的语气。


德瓦林听到精灵王的诘问,依旧平静,“你爱索林。”极其笃定的口气。


一向口齿伶俐的精灵王却缄口不言了。


沉默伴随着寒冷蔓延在他们之间,精灵王的目光放在远处的人群,思绪却飘到了艾鲁博的大殿上,那个站在祖父身边的小王子,好奇的打量着他,那双眼睛就如同精灵生来就不能拒绝的诱惑,如果拥有了那片海洋,任何精灵都不会想西渡;没有人能理解他的这份感情,他戴惯了冷漠高傲的面具,不会有人了解他国王面具下的那份丝毫不逊色于普通人的情感,那份情感,由于长期压抑,一旦有一天膨胀到一定的程度,任何外力都不能阻挡,他自己也不能,如同火山爆发,比任何普通人的还要热切;他挥舞着双剑,突破兽人的围攻,独自一人冲上了冰原,却只看到了索林毫无生气的身体,他不敢向前。


德瓦林也望着索林的尸体,他不愿承认那个昔日温暖的身体已经变为了尸体,他抗拒着这两个字;那个精灵在指责他,责难他的无情。他怎么可能不伤心!可他能做什么?!像那个霍比特人那样无力的哭泣吗?那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可思议,他不习惯哭泣,矮人的战士,索林的护卫从不哭泣;索林为了战斗而死,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他带着十几个人便收复了家园,他的一生都值得后人的怀念,这并没有什么应该悲伤的,应该保持平静;可他的心却像被锥子戳着,他感到胃部一阵一阵的绞痛着,他的王子,可爱的王子,他的王,杀伐果断的王,所有人都倚靠着的希望,一生都在为了族人奔波战斗,印象中,索林从未像现在这样睡的安宁,即使是在自己的怀抱里也还是会不安的醒来,然后再无助地对他诉说着梦里的火光、哭喊,那个样子的索林只有他见过,他立誓要护索林周全,可还是没能做到;他们甚至没有接过吻,索林从不曾承诺什么,他却觉得只是能一直陪在索林身边便已经很满足了;他深知索林爱着那个精灵,那个对索林冷言冷语的精灵,那个对索林的安危不管不顾的精灵,甚至对索林刀剑相向的精灵;他恨那个精灵,直到看到瑟兰迪尔眼中的水汽和他控制不住颤抖的嘴唇,听到那个精灵的愤怒,他才明白——那个精灵也爱着他的王。


德瓦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打量过瑟兰迪尔,当年所有矮人都在传说那个精灵惊人的美貌,他的眼里却只有索林;即使是溅上了污血,这个精灵的精致五官却也不能被掩盖,瑟兰迪尔有着和索林不一样的蓝眼睛,那是冰川一样的蓝色,仿佛结着冰,那里面的液体好像也是冰凉的。


瑟兰迪尔终于无力地坐在地上,冰川里的液体终于冲出了眼眶,流了出来,“是的,我爱他,一直爱着他”;然后他扬起头用绝望痛苦的眼神看着德瓦林,看着那个传说里索林最亲密的人,“可是我不可以······我是个国王······你懂那种感觉吗?”他的顾虑远不止国王的身份,他嫉妒德瓦林,虽然知道那可能只是传说。


德瓦林伸手摩挲着瑟兰迪尔的脸颊,眼泪是温热的,这和视觉上的感觉不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只是好奇精灵的眼泪是不是凉的;瑟兰迪尔没有拒绝,闭上了眼睛,那双粗糙的大手在脸上的触感如此奇妙,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可是他却贪恋这样的温暖,索林的大手应该也是这样的感觉吧;德瓦林将精灵那被血污染的金发捋顺,放到他的耳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带了些悲凉地说道:“他的一生也算是了无遗憾了,如果没有爱上你。”


瑟兰迪尔惊愕地睁大眼睛,完全忘记了德瓦林的动作是多么的无礼,半天才哆哆嗦嗦地呢喃道:“索林~他~爱着我吗?”


德瓦林将精灵抱在怀中,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抱住精灵的一刻,他意识到瑟兰迪尔全身都在颤抖。


瑟兰迪尔没有反抗,只是无力的顺从着德瓦林的动作,瘫软在他的怀里;瑟兰迪尔嗅了嗅德瓦林身上的气味,矮人的味道,这个索林的近卫身上应该还残存着索林的气味,这让他有些安心。


“你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人,想听听他的故事吗?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德瓦林安抚的顺着精灵柔顺的长发,注意到了那上面的血污,有他自己的,也有兽人的,精灵半晌没有回答,他叹了口气,也许精灵没有他所想的那样爱索林,“血弄脏了战袍,你该回家去了。”


然后是一片静默。


“和我回密林吧。”瑟兰迪尔突然道;他很想知道德瓦林口中所说的索林的故事。


“嗯。”德瓦林几乎在第一时间便答应了他,他感受到了精灵的恐惧和贪恋;这个精灵的内心远没有他的外表强大,他的胸腔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情感,他要替索林好好守护这个精灵。


~~~~~~


已经是第六天了,瑟兰迪尔和他带回来的那个矮人一直待在寝宫里,加里安把食物和酒放在门口又走了。


铺着月白色织物的大床上,瑟兰迪尔穿着极其轻柔的薄纱将头枕在德瓦林坚实的胸膛上,透过矮人厚实的外衣感受着德瓦林的心跳和他胸腔由于讲话产生的震动,隆隆作响,让人感到安心;德瓦林有着和索林很接近的声线,瑟兰迪尔闭着眼睛,觉得在听索林讲故事。


在听到德瓦林讲到索林打铁的情节,他微微皱起眉头,那模样看起来又心疼,又有些忍俊不禁,还有些苦涩。


听到索林拿着橡木做盾,砍掉阿佐格一条手臂的时候他又露出自豪的表情。


德瓦林讲了好长时间,他们拉着帘子,房间里除了精灵本身,没有一丝亮光,他们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


德瓦林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可精灵乐此不疲地要求他讲更多,终于在听到索林和他两个外甥一起出去打猎这里沉沉地睡去。


德瓦林将精灵搂在怀里,精灵有所察觉,没有躲避,反而将自己靠的更近。


德瓦林阖上双眼,轻轻拍打着精灵的脊背,就像当初抱着索林一样,这个精灵在某些方面和索林很像,坚强勇敢,敏感脆弱,他低下头,感受到精灵的气息,在瑟兰迪尔的额头上烙下一个吻,就像吻着索林一样,他把所有想给索林的祝福都倾注给了精灵。


精灵翘起了嘴角,他梦见索林骑着战羊,挥舞着兽咬剑,突破千军万马向他奔来,在冲撞到他的前一刻恰好停住,跳下战羊,拉过他,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抚上他的脊背,那双粗糙的大手摩挲着他背部的伤口,轻轻痒痒的,接着索林抵着他的头,用那低沉迷人的嗓音对他说:“我回来了,瑟兰,你受伤了。”


“不要再离开我,我爱你”精灵梦中呓语,然后钻到矮人怀抱的更深处。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