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奥林波斯AU的一则番外

我实在不想用秘史做文题了😂每次打出来就觉得好羞耻😓,于是就这样吧。

这个番外叫做:索林死后瑟兰都干了点什么

————————分割线——————

索林走的第三年,瑟兰迪尔在战神宫殿之前不大不小的花园里埋下一颗橡子。索林很喜欢这种植物,说它厚重,结实,有韧性,瑟兰迪尔觉得这点和索林本人倒是很像。

据索林自己回忆,当初诸神之战的时候他就以橡木做盾击退了盖亚带领的提坦们;提坦长什么样子,那个时候的瑟兰迪尔是没概念的,因为诸神之战的时候他年纪还很小,只听说父亲不在了,这样的情况就像现在的厄洛斯,不过厄洛斯的境遇又比他强点,他那时候还承受了母亲改嫁的命运。

从很小的时候,勒托,他的母神,给了他一直悬在心头的那句告诫之后,他一直对索林又敬畏又憎恶,一是因为按照大多数神的观念,他原本不比索林的地位要低,二则是因为他与其他人不同的关于婚姻的观念影响了他,使他觉得母亲一定是受到胁迫才必须改嫁给索恩从而背叛了和欧瑞费尔的感情,索林作为索恩的儿子,自然会受到他的敌视,他一直很矛盾,很痛苦,他既享受这样的地位,却又仇恨着一切的始作俑者。

关于索林地位的认知,直到他亲眼见过提坦,才彻底改变,那个时候他才知道索林的地位不止靠和宙斯的关系,当初轻描淡写地谈起的关于橡木盾的战役背后隐藏着怎样的艰难,索林就是这样,像他宫殿门廊前的那两棵高大粗壮的橡树一样,永远沉稳,永远可靠,却也永远不爱说些什么。

于是他选择在花园里种一棵橡树。

三年了,战神的神殿没有人来打扫,几乎成了一个幽深的地方,花园没有园丁的修理,树木枝桠错乱,杂草疯长,原先宏伟的宫殿,现在却残败的像是被人遗弃的,成了蝙蝠最理想的住所。

索林毕竟是死了。

瑟兰迪尔三年来第一次有勇气回到这里来,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花园那个石凳上,他没有带厄洛斯,小姑娘才刚刚从父亲死去的悲痛里缓和了一些,他怕厄洛斯会再次哭着和他要爸爸,他很烦,烦透这个了,有时候他会想,如果他自己也是个孩子的话,会不会比现在快乐一些,起码可以找一个大人每天哭着要索林。

和索林之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瑟兰迪尔说不上来,不知道是从那个预言开始,或者是从索林掐着自己的脖子开始,或者是从索林的一系列恶作剧开始,还是从那一次恶作剧失控开始,想到索林那些恶作剧,他露出了甜蜜而苦涩的笑容,索林为数不多的顽皮样子全都给自己瞧见了,如此不同,是不是那个时候索林也喜欢他了?他无从得知,他只知道,索林像一颗种子,有一天突然落在自己心里,慢慢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把自己的心占的满满的,再也容不下其它人。

瑟兰迪尔长久地凝望着那棵高耸入云的杨树,那棵树原先是那样细弱,那样不起眼,却因为索林和他日常斗嘴时把自己比喻成它而获得了关注,如今,若是索林还在,不管索林说什么,他都一定不会再反驳了,不管索林干什么,哪怕像最开始那样恶狠狠地掐他脖子,他也很满足了,只要索林能回来,他不求别的,只要索林能回来。

到处都是深秋的浓烈气息,瑟兰迪尔知道这时候不是种树的好时候,可他希望明年春天这颗种子可以破例的长出嫩芽。

瑟兰迪尔裹紧了身上的深蓝色斗篷,离开了这里,带着这颗种子能在明年春天破土而出的温柔而渺茫的心愿,连同他心底残存的那个索林依旧活着的希冀。

————分割线————

索林还会活过来的,真的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