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第八更

————😂手机码的凑合看吧😂————


索林记得索恩带着他出去狩猎,手把手的教他拉弓射箭,他的弟弟由于腿脚不方便在家里呆着做木活,他的母亲就在家里做好饭等着他们回去,索林一直记得他很小的时候赫拉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夸他身手又进益了,然后在看到他手臂上的伤口时心疼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不知不觉中一切都悄悄的改变了,渐渐的,索林有了英雄的威名,他的父亲也开始了一些活动,再后来他们集结了许多英雄,开始了反对诸神的战争。


那场战争中,他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当他看到索恩拉起勒托的手,带着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出去野餐的时候,他无法不为此生气,他母亲才刚刚死去,在他们熟悉的那条河流旁举行了葬礼 ,火化成了骨灰,他的父亲就又娶了别的女人。他出生以来,第一次为了什么哭泣,就算小时候野猪凶残的獠牙把他的腹部捅出一个血窟窿他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昨天索林本来只想作弄一下瑟兰迪尔,当听到瑟兰迪尔命令的语气之后,多年以前那种担忧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他心里,或者说那种担忧从未消弭,勒托、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他们有什么资格,在一切结束之后堂而皇之的占有那些本该其他英雄获得的荣耀,所以在瑟兰迪尔认出他之后又以那样的语气和他讲话,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没有任何作为的男神现在倒来骑到自己头上来命令自己了。


他夜里想了很多事情,或许瑟兰迪尔只是因为羞愤才会是那样的态度,然后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最原始的反应才最真实。最后他把这一切都归于他父亲,他父亲越来不像他父亲了,或许哈德斯说的对。


欧音站在一旁看着索林的脸色,犹豫着索林现在还要不要听关于阿波罗的事情。


索林只是摇摇头,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以后不要再查了,阿弗洛狄忒现在在哪里?”他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小情人可能是在吃醋。


————


瑟兰迪尔认出来,站在阿芙洛荻忒身后的就是昨天给索林献花环的小女神。


如果不和阿芙洛荻忒站在一起,这小姑娘也算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儿了,淡紫色的纱裙衬的她的脸也越发的白净,身材也很匀称,但是不如阿芙洛荻忒那样的玲珑身段来的性感,不过这只是在外形上看;如果娶妻,瑟兰迪尔绝对会选她而不选阿芙洛荻忒,谁都愿意娶一个贞洁的女子为妻,像阿芙洛荻忒这样的还是做情人比较好,不过就是算是情人,瑟兰迪尔也不会选她,真不知道索林怎么会喜欢她,“她长得美!”一个声音告诉他,瑟兰迪尔鄙夷地皱了下鼻子,是啦,像索林那样只会舞刀弄枪的野蛮人都喜欢这种身材好脸蛋美还爱勾引人的小狐狸。


瑟兰迪尔下意识的瞟了一眼阿芙洛荻忒的脖颈,当初他听到关于索林风流成性的传言还特意假装不经意的看阿芙洛荻忒的颈部,然后果然发现了一枚深深的暗红色的吻痕,而今天似乎没什么斩获。关于索林的传言很多,他只从美神这里证实过风流这一点,而且说服力不强,因为样本数量不够多,但是这只是他理智时的想法,他还是更倾向于把索林当成一个风流的浪荡子,一则是因为索林的父亲,二则就是个人的情绪,尤其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认为索林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东西。其它的他什么也不知道,不过以昨天晚上的情况来看,索林有一点符合传言,那就是他确实够残暴的。真不敢想象要是按照预言的走向,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真是抱歉,今天有点事来晚了。”


当阿芙洛荻忒开口之后,瑟兰迪尔才回过神来。


“还是你自己这个车好看。我早说过了,阿瑞斯那个车毫无艺术性。”瑟兰迪尔瞥见远处她的淡粉色装饰的马车,心里则在想着,显然今天不是葛罗因把她送过来的。


闻言只见阿芙洛荻忒神色一黯,瑟兰迪尔就知道她该是被战神抛弃了,果然,他微微一笑,索林这个人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那个漂亮的孩子现在一定很得宠,然后瑟兰迪尔恶趣味的想到,索林在和那个孩子做那种事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爸爸也做过同样的事。


“我们开始吧,”瑟兰迪尔平静的说到,心里却有些幸灾乐祸,不得不承认,看阿弗洛狄忒这个样子心情会变得愉悦。


于是指挥那三个笨蛋女神跳舞的上午又开始了,一周三次。


当阿弗洛狄忒问及瑟兰迪尔那个漂亮的玻璃杯时,瑟兰迪尔无法不因此又想到索林。


“摔碎了。”这都怪索林,你那该死的情夫。


玻璃可是珍贵的材料,像瑟兰迪尔那个玻璃杯那样大小的玻璃更是罕见,阿弗洛狄忒也有一个,是索林送给她的,比瑟兰迪尔那个还大点,而且更漂亮,自从她发现了瑟兰迪尔的那个之后就经常把自己的带过来喝茶。“可惜。”阿弗洛狄忒摇着头遗憾的说到。


瑟兰迪尔听到阿弗洛狄忒那毫无诚意的遗憾语调只觉得好笑。这些女人啊,她凭什么认为自己就愿意和她攀比,可笑。他没有再说什么,自己心里盘算着下午去找匠神把碎玻璃熔炉再造一下。


瑟兰迪尔又看了一会儿,觉得缪斯们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自己坐在这里喝茶,又不得不和阿弗洛狄忒这个肤浅的女人聊天,听她对自己的艺术评头论足,只是觉得无趣,乏味的很,便打发陶瑞尔去取纸和笔过来想要把一些灵感记录下来,都是一些关于爱情的诗句,等到下次见到埃尔隆德,他就又可以把这些念给他听了。


索林来到这里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瑟兰迪尔正拿着羽毛笔在牛皮纸上写写画画,几个女神乱成了一团,而阿弗洛狄忒则无趣地摆弄着瑟兰迪尔的茶具。


他的情人今天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衣裙,端庄地坐在那里却还是透露出万种风情。


他在德瓦林想要咳嗽一声提醒众人之前抬起手制止了他,径直走过去坐在瑟兰迪尔设计的造型奇特的凳子上。


阿弗洛狄忒在索林坐下之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她赌气一般换了个姿势决定继续无视他。


索林轻笑一声,发现阿弗洛狄忒这样子还真是可爱。


——TBC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