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十五更

-------分割线--------

那天的许多事情瑟兰迪尔都还清晰的记得,甚至有时候还会梦到。金属碰撞的声音,母亲的告诫,还有宙斯的微笑·····

这是今年最后一场比赛了,晴朗的夏天,夜里刚刚下过一场雨,不大不小,地面上的潮气在太阳出来的一小会儿里就被蒸干,田径场上又飞扬起尘土,各个城邦的小伙子们跃跃欲试,想要赢得比赛。是啊,谁能抵抗得了冠军的荣耀和女孩子们的欢呼尖叫。

远处高高的看台上,勒托,端庄典雅的暗夜女神,奥林波斯的神后,在莱戈拉斯乖巧的叫了一声“母后”之后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

然后她看向自己的大儿子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此时正在腹诽莱戈拉斯这样大了还在母亲面前撒娇,见母亲柔和的目光,也乖乖地喊了一声:“母后。”

“到阿瑞斯身边坐着吧。”勒托说着看向了旁边正微笑地瞧着自己的宙斯。

瑟兰迪尔讨厌宙斯看他母亲的眼神,总觉得那里面有着许多宠溺,好像母亲是宙斯的私有物品,这一幕让瑟兰迪尔有些不舒服。然后他的母亲又对他笑着重复了一次刚刚的话,还没等他说出想要拒绝的话,就发现宙斯的目光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宙斯好像在打量他,这让他有些不自在,他回想起刚刚并没有像莱戈拉斯那样称呼他父王,而是像其他人一样称呼他为伟大的神王。他不知道现在宙斯是不是因此而有些不悦,他望着宙斯的眼睛,企图读出他的想法,可惜他从来都看不透神王的心思。

过了一会儿,宙斯才开口打破了微妙的尴尬,他的样子好像很满意似的,他说道“听你母亲的,去吧,他在等着你。”

瑟兰迪尔被搞得一头雾水,他很想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自己坐到索林身边,可他只能照做,在他转身的一刻,好像还看到了莱戈拉斯幸灾乐祸的鬼脸,他气恼地想,小鬼,看以后怎么收拾你。

记忆中索林旁边总是给阿芙洛狄忒留的位子此刻空荡荡的,天气很热,不远处德瓦林养的巨型猎犬正伏在树荫下耷拉着头,懒洋洋地吐着舌头,而索林面前的案上摆放的满满当当的水果似是丝毫没有动过,一切都很奇怪。瑟兰迪尔满腹狐疑地坐了下去。

这是最后一天了,瑟兰迪尔张望着,渴望看到埃尔隆德的身影,赛场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乱哄哄的一切突然使他心里涌动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定有哪里不对,他看向索林,索林从他坐下来就没有开口说过话,这太不正常了,即使是那天晚上闹得很不愉快,第二天索林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默,他突然希望索林能开口念几句诗嘲讽他一句,好让他觉得一切正常。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几乎没有主动和索林交谈过,他酝酿了很久又犹豫了很久,最后,他端坐着看向人群干巴巴地开口道:“您的婚礼大概就是明天了吧,真是遗憾,我到现在还没见到您那日所说的请柬。”

等了半晌,也没有见索林回答,他才转过头又看向索林,高于常人的鼻梁像一座峻峭的山峰,使索林蹙着眉头的样子显得异常严肃。索林似乎在想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瑟兰迪尔几乎要确认索林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时,索林突然把目光从人群中收回,一双蓝眼睛直直望向瑟兰迪尔,他似乎很困惑又很难过:“他们难道没有告诉你?”

“什么?”瑟兰迪尔挑眉。

“看起来你确实不知道。”对方茫然的面孔告诉了索林答案。

索林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方式告诉瑟兰迪尔他们的婚姻,最终,他选择了沉默,选择让他的父亲告诉瑟兰迪尔。之后他想到了埃尔隆德,可怜的埃尔隆德,瑟兰迪尔一定不会比自己更好过。

“你应该明白你的责任,你必须和他结婚。”······“你会喜欢他的,没有比他更适合你的人。”······“这是一条古老的预言。”······“阿芙洛狄忒将成为你弟弟的新娘。”索林不断地回想着那天他父亲对他说的话,当想起阿芙洛狄忒时,他的心一阵抽痛,他心爱的小美人那天突然晕倒了,躺在他怀里的样子虚弱极了,在回去的路上,她揪着自己的胡茬说:“我好像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他告诉我你会娶别人,告诉我不要再和你纠缠,我好怕。”他贴着她的头,轻轻安抚着她道:“别怕,我可以把婚礼提前,等宙斯的祭祀结束我们就结婚,你不用再等了,别怕。”

那几天,他给所有神都发了请帖,给阿芙洛狄忒准备了十几套礼服,每一套穿在他心爱的人身上都美极了,他还给他们的女儿准备了许多漂亮的小礼服!他一遍一遍地告诉不安的美神别怕,不要怕,有我在呢。然而他的父亲却告诉他,他的爱人在明天将要穿着他准备的盛装嫁给他的弟弟,而自己却要和一个完全不相爱的人结婚!

“比尔博带来了来自冥府的消息,哈德斯说地底下的那些东西正在蠢蠢欲动,索林,你有作为战神的责任。”

“这和我的婚姻有什么关系?”

“我说过了,这是一个古老的预言。你真的以为我是因为勒托的缘故才给予瑟兰迪尔那些地位和荣耀吗?”

“难道不是?”

“他值得这些,孩子,许多事情我都可以纵容你,但是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

“爸爸,”厄洛斯软糯糯的声音打断了索林的沉思。

而瑟兰迪尔好像一直在等着自己的解释,但索林不准备回应。

索林将厄洛斯抱在怀里,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厄洛斯,把翅膀收起来。”

厄洛斯撇撇嘴瞪着瑟兰迪尔,没有照做。

索林看着瑟兰迪尔挑眉回瞪厄洛斯的样子不禁觉得难过,瑟兰迪尔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厄洛斯对他有多抵触,他还在逗厄洛斯玩儿。

索林捏了捏女儿肉肉的脸颊,“别那样盯着阿波罗看。”

厄洛斯听到索林的话,耷拉下眉毛往索林怀里拱了拱,把眼睛埋在索林胸膛上,藏了起来,渐渐地把小翅膀也收回身体里去了。

瑟兰迪尔觉得可爱,不禁说道:“小家伙只是在和我玩儿。”然后索林没有搭话,他尴尬地又把目光转移到了赛场上。

没过多长时间,他才知道索林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当他得知自己和索林的婚讯时,他拼命地在找埃尔隆德的身影,他吓坏了。然后他很快回想起他回来之后的一切,所有一切都那样合情合理。他想不到还有谁可以依靠,他拨开混乱的人群,却没有找到他的弟弟,他站在纷乱的人群里看向他的朋友狄俄尼索斯,而酒神此刻却正站在索林的身边,于是他下意识地看向他的母亲,只有他的母亲依旧保持着温柔的浅笑,可他却觉得母亲从未如此陌生。

几乎所有奥林波斯的神都在这里,他们与人类混在一起,庆祝祭祀结束,庆祝新的冠军诞生,他们欢呼着喝着酒,没有谁注意到瑟兰迪尔。

他只能走近他的母亲,然后他被勒托拉到了奥林波斯的监牢里。

他看到一个人衣衫褴褛,被沉重的金属链条束缚着,昏倒在地上,周围跑过一只老鼠,一方小小的窗户透出一点点光亮,隐约能辨别出他身上满是伤痕。

他颤抖着握住金属门的栏杆,走近了仔细辨识,“埃尔···隆德?”

他的母亲点点头,冷静的可怕:“海神的野心给他招致灾祸,宙斯洞察一切,你只能接受这场婚姻,如若不然,埃尔隆德就再也回不到海里了。”

“这是威胁?”瑟兰迪尔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一直以来信任热爱的母亲,他想不到有一天母亲会和宙斯串通起来出卖自己。

“这是恩赐,”勒托的眼睛里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暗夜,深邃的可怕,“如果你拒绝,只有一个结果,你和阿瑞斯结婚,埃尔隆德被处死。”

瑟兰迪尔瘫软在地上,抱着勒托的双腿祈求道:“母亲,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我不会帮助海神的,他可以只呆在我的宫殿里,他可以断绝和海里的关系,我们还可以一起回提洛岛。”

然而提洛岛也没有唤起勒托的同情心,他的母亲不顾他的悲伤把他的手硬生生掰开,让他站起来,然后以一个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神后的口吻说道:“阿波罗,宙斯知晓你在海里的活动,挣扎只会让你更加难堪,而服从指示将使你获得更大的荣耀和权力。”

宙斯这时出现在了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

他转过身,对上了宙斯的微笑。

“孩子,服从神谕,我将赐予你更大的权力。”

之后他突然失去了力气,昏厥在了那里。

评论(1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