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19

瑟兰迪尔穿着亚麻色的夏布衣衫端着个水杯在露台上吹风,一阵风吹来,他放下水杯,感叹道:“生命啊!”然后他咂咂嘴巴,想不出什么诗句来,此时此刻实在不是作诗的好时候,他想。

他敞开年轻的胸膛拥抱晨时的太阳时,身后的寝宫里索林和厄洛斯正睡得香甜。身处这样的情景,瑟兰迪尔无不悲壮地为自己为了爱情牺牲一切的精神感动,他端起水杯,灌了一口冷水,回忆起最近的事情,然后自动忽略了关于母亲的一部分。一阵风又吹过来,迎着万里晨光,他又灌了一口冷水,可是灌水于他无济于事,肚子还是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他决定不等了,便自己穿过长廊走到了餐厅。

餐厅空荡荡的特别干净,一个鬼影子都没有,战神活得也不容易啊,诺达一个宫殿连一个厨子都找不出来,他决定走回自己家吃个早餐,你看,他这里把回他自己宫殿当成回家,说明他其实并没有把战神这里当成家,但是他这样想其实也没错,索林也可以把他那里当家,两个都是家,他们之前商量好了隔一年换个地方住,这次他回去,准备把一些自己习惯用的东西带过来。

路过宫殿前那一片小花园的时候,瑟兰迪尔只见到了盖尼米得这小孩子穿着粗布衣服在打扫庭院,粗布好啊,凉快,盖尼米得看到他赶紧施了一个礼,他就打了声招呼:“早上好啊!”

这一下把这孩子吓的就赶紧跪下了,喊着不敢不敢。

瑟兰迪尔瞥了他一眼,没出息,“起来吧,起来吧,扫地去吧!”说完就又拖着拖鞋迆迆然走了。

拖鞋这个东西是狄俄尼索斯自亚细亚那块带过来的,说是很流行,瑟兰迪尔自己穿着也觉得方便,索林这里也有好多,应该是狄俄尼索斯送的。

到了门口,他瞧了瞧大路上没什么影子,就放心地穿着拖鞋走在上边了。也是,昨天晚上神们要不在这里喝酒要么在匠神那里喝酒,谁能这么早就起来在大街上溜达。

到了家他就先奔餐厅去了,果然还是自家厨子敬业,他吃了七分饱之后决定先去书房列一张单子,把要拿的东西先写下了再让加里安收拾。想到这里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他睡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加里安这月的工资应该是不想领了,过了一会他转念想到,加里安平时也不容易,那就扣一半吧。

后来他列好单子就去敲缪斯的门,缪斯昨天也都玩疯了,喝的不少,九个人只有天文给他开门了,沦落到要亲自敲侍从的门就够惨了,还受了八次起床气的暴击,他决定这个月不给这八个人发工资了,后来又想她们也不容易,还是扣一半吧。

天文蓬头垢面的出来见到瑟兰迪尔赶紧施了个礼,她自己还纳闷谁敲门这么凶。

“您怎么这么早?”

“憋废话,”瑟兰迪尔把单子递给她,“照这个收拾,都搬到战神殿去。”

“是。”天文笼了一把头发,接过单子,纳罕他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难道是夜间活动不和谐?难怪起这么早。

“完了我给你涨工资。”瑟兰迪尔在前面带路,天文在后面跟着,隔了一会,瑟兰迪尔又加了一句,“只是这个月的。”

瑟兰迪尔性格比较乐观,他喜欢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虽然遭受了一连串打击,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总不能一直怨天尤人吧。

于是在瑟兰迪尔推开寝宫大门的一瞬间,他又遭受了一次打击,莱戈拉斯和狄俄尼索斯两个四肢纠缠着躺在他的大床上,睡的周身好像都在冒泡。

瑟兰迪尔拿上自己的杯子就摔门走了。

巨响过后,莱戈拉斯迷迷糊糊地起来问:“是不是有人进来了。”

狄俄尼索斯却只管打呼噜,莱戈拉斯不一会儿也又接着睡了。

瑟兰迪尔坐在小花园里看书喝茶等天文,快到中午的时候天文终于带着一帮侍女大包小包的收拾好了,天文说:“动物们费伦正在装,大概傍晚就可以送过去了。”

瑟兰迪尔应了一声,就把书合上拿着杯子在前边走着。

天文就多了一句嘴,“您怎么不回去等?”

瑟兰迪尔听到这句话有些悲凉的想到自己难道已经不算这宫殿的主人了吗,莱戈拉斯这崽子放肆也就罢了,连缪斯也潜意识觉得自己不会回来了,真是凄凉。

瑟兰迪尔的不回应却坐实了天文关于夜间活动不和谐的种种猜想。

然而瑟兰迪尔哪里知道这些,他瞅着路上行人多了起来,觉得穿得有些不妥,就使神力把自己伪装了起来,一般的神是看不出来的。

索林这时候已经起床了,正在小花园里给厄洛斯编辫子,厄洛斯穿着粉红色的小裙子,把小脸衬得更粉嫩了,尽管她很调皮,却没人不承认她确实是个粉雕玉砌的小美人。

索林远远就看见瑟兰迪尔带着一队人进来了。

瑟兰迪尔看见他正在给厄洛斯梳头就凑过去,“想不到你手还挺巧。”后面一群人停了下来。

瑟兰迪尔问索林:“这宫里的神都跑哪里去了,连个做饭的都没有,我回我那里吃了顿饭顺便带了点东西,你看放在哪里好。”

索林一边给厄洛斯编着辫子,一边说:“这事你得问欧音,我不管这个。”

瑟兰迪尔沉吟一阵接着问:“连睡衣放哪里也要问欧音?”

索林朝他翻了一个白眼:“放卧室,”他把厄洛斯的两小股发辫汇在脑后捆起来就完成了,然后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腿上接着对瑟兰迪尔说道:“不是,你拿睡衣干什么,这里早给你准备了好多了。”他确实很疑惑。

瑟兰迪尔也朝他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说:“都是新的,一定没洗过,刚做出来的要过一遍水才能穿。”

索林心里冷哼了一声,然后按住不安分的厄洛斯,他等着欧音回来要教育一下厄洛斯,不能现在放她出去玩,这一出去大概是没影儿了。他故意等瑟兰迪尔被忽视得有些生气了才说:“你身上穿的这件也是新的,送过来也没有洗过,不干净,赶快脱了洗个澡换上你自己的衣服去。”

瑟兰迪尔确实有一些洁癖,可能和他老搞动物实验有关,他也知道这些衣服都是宁芙女神做的,极为干净,可是,可是,索林这叫什么态度!

瑟兰迪尔蹭地站起来跨着大步就离开了,面容平板,心里却已骂了索林八百遍,早该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索林就是索林,能好好说话就不是索林了。

身后索林的声音传来“噢,对了,你昨天穿的礼服也没洗过。”

如果光明之神不司掌艺术不是优雅高贵的代表的话,瑟兰迪尔此刻大概想要爆粗口了。

***

中午索林翻遍厨房拿出了昨天剩下的一大块烤面包放在瑟兰迪尔面前说凑合吃吧,昨天把人都派山下去了,只能吃这个。索林说得挺诚恳的,但是瑟兰迪尔刚刚受了气,听索林的话总觉得是在故意刻薄自己,就说吃饭这个事情不能凑合,要凑合你自己凑合。索林一听也有点不高兴了,嘟囔着说瑟兰迪尔毛病多,太娇气,瑟兰迪尔就反驳,两人便起了争执。到最后那块面包进了索林和厄洛斯的肚子,瑟兰迪尔还饿着肚子。

这期间天文偷跑回去添油加醋说了不少瑟兰迪尔在战神这里吃苦的话,其他八个缪斯就都过来了,带着厨子。

一看这阵仗索林就说随便你,怎么搞都成,便带着厄洛斯离开了餐厅,他怎么也想不到瑟兰迪尔竟然真的因为吃饭的事把厨子带过来。

这个时候欧音就回来了,直接按照渡鸦的指示去了索林书房。

索林在欧音面前批评厄洛斯,还让厄洛斯给欧音道了歉,说就因为她调皮,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一晚上没合眼在外边奔波,以后不能那样任性了。欧音才把气消了,又叫了些人把在人间的神都招回来。这样战神宫殿才算是又恢复了运转。

傍晚的时候索林和瑟兰迪尔坐在橡树下吃晚饭,厄洛斯不在,没人横眉冷对瑟兰迪尔,清风美食,他觉得还算是惬意。

瑟兰迪尔喝了一口肉汤,比较满意地说,“这样才对。”

索林假笑着道:“难得让您感到满意。”

瑟兰迪尔狠狠地把刀叉到面前的羊腿上。

过了一会,瑟兰迪尔又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让索林噎着了,“你用加里安做事用的挺顺手的,以后不如你来付他的工资吧,我把他让给你。”

“你是认真的?”天啊,这是个什么人!

“嗯。”瑟兰迪尔点点头。事实上,他心里想着就算索林付工资,加里安以后还要听自己使唤的。

还没等索林做出反应,一个更大的麻烦来了。

索林看到费伦驾着四匹马拉的车,满满的载着一大车的兔子,真的是一大车,停在了大门口的橡树下,喊着人问该放到哪里。

--------分割线--------

以后大概会周更了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