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1

有少量瑟索,以及,我蟹肉很不擅长,看完不要打我

------分割线-----

索林这句话很有意思,那感觉就好像他很有自信瑟兰迪尔是喜欢他的一样。众所周知的是,瑟兰迪尔向来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也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他不可能承认他喜欢索林,至少在索林向他表达爱意之前他是不可能承认的,何况他还在生气。

所以他是这样回应的,他挑高眉毛,冷冷地说道:“做梦!想得美!”但他自己不知道的是他的脸颊红了,不仅红了,还红到了耳朵根。

索林也学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眼角盈满笑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松开禁锢着他的胳膊;这次瑟兰迪尔没有逃开,歪头瞪着索林;太可爱了,索林因为瑟兰迪尔这个表情笑了出来,接着他收起了笑容,盯着他浅色的眼睛,一边抚着他湿漉漉的金发,有些担忧地问道:“加里安说你今天淋了雨,又没吃饭。”

瑟兰迪尔嗤之以鼻,“我又不傻,为什么要淋雨?”

“为什么不吃饭?”

知道瑟兰迪尔肯定是在撒谎,索林熟稔地伸手探上他的额头。虽然是夏天,淋一点雨算不得什么,只不过之前瑟兰迪尔在人间受罚的时候落下了点小毛病,他担心会复发。

索林手背传来的温热触感让瑟兰迪尔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悸动,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盯着索林看了一阵之后,他别扭地把头转了一个方向,习惯性地反驳道:“你别管。”

索林把手放下来,回味了一下触感,柔软,细腻,保养的不错。

“没烧,”索林摸着下巴上修理整齐的胡茬,装作很是费解的样子,嘀咕道:“那脸怎么这么红?”

然后瑟兰迪尔又踹了他一脚。

踹完人的瑟兰迪尔觉得神清气爽,面上带了一些得意的小表情。

被踹的人也不生气,只是觉得有点累了,心也有点累了,他一边朝洗头发的地方走去,一边对瑟兰迪尔说:“你先出去吃饭吧,加里安快急死了,下人都挺不容易的,你体谅一下他们。”

瑟兰迪尔跟着过来,坐到索林旁边,低头盯着水流,索林正在卸自己的头饰,准备洗头发,一时间硕大的浴室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汩汩的水流声和索林头饰金属碰撞的叮铛声。

“不想去。”

索林拿起洗发水的时候,瑟兰迪尔突然说。

索林放下手里的东西,捧起了瑟兰迪尔的脸,那张脸在他粗粝的大手上显得更为小巧玲珑,睫毛将他的眼神遮盖着,显得乖巧顺从。

“如果是你遇到今天这种情况,你救不救?”

瑟兰迪尔抿着嘴巴,抬起眼睛,眨了眨。

然后突然想到了今天自己就在那里围观,他怕索林责怪自己,赶紧补充道:“我只是没想到你弟弟会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在外边看不到情况,匠神为人憨厚老实,我真的想不到······”

索林闷声笑了,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我不怪你。”他双手摩挲着瑟兰迪尔柔软的鬓角,“所以可以去吃饭了吗?”语气像哄小孩子那样温柔,有耐心。

瑟兰迪尔又垂下了纤长的睫毛,沉默不语,索林说得根本不是问题所在,他觉得有什么堵在心口,索林不曾对他有过什么承诺,他也不曾对索林有过什么承诺,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他又猛地想起了当初两人第一次云雨之前写下的字据,按我们现在的话来说,他们唯一确定的关系就是炮友,他本不该奢求什么,可是他却在索林离家的日子里不止一次想要去找索林,抓心挠肺地思念着索林。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而生气,而是对自己和索林的关系感到不安。

索林盯着他看得出了神,凑过去偷走一个吻,勾起一边嘴角笑道:“是不是因为分开太久所以舍不得离开我。”

瞧着索林盈着笑意的蓝眼睛,瑟兰迪尔烦躁地将索林的大手拿开,他很烦索林这种不认真的态度,他能感觉到索林在故意岔开话题。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索林知道他在想什么,从一开始就知道,可他无法回答。他拿起洗发水,往手上倒了一些,抹匀,涂在黑色的卷发上,揉了几下便起了许多乳白色的泡泡,然后另一双手固执地插入了他的发间。

索林闭着眼睛,无奈地放下了自己的手。

他听不到一切声音,所有的感官似乎都汇聚在头皮上,小心翼翼地感受着瑟兰迪尔地抓挠;瑟兰迪尔的动作温柔细致,索林能感受到他细心地把自己两边的发辫开,用发梳理顺,再抹上洗发水,揉出泡泡。他感觉心脏像这些小泡泡似的,轻盈地飞在半空中,然后在某一瞬炸裂。

索林败了,无往不胜的战神这样就被打败了。他想恨瑟兰迪尔,可他恨不得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瑟兰迪尔,他怎么舍得恨他,最后他只能恨自己,他认命了。

“瑟兰,我爱上了你。”索林颓败地用带着疲态的嗓音说道,低沉的声音引得瑟兰迪尔的动作一滞,索林感受到了。

一股股暖流从头上冲了下来,带着泡沫,不一会,就随着水流到了暗处,消失不见,索林还是闭着眼睛,然后一双饱满柔软的唇瓣贴在了他的上面,啃咬着他的薄唇,舔弄着他的牙关,最后他放弃了抵抗,放任瑟兰迪尔的舌头席卷他的口腔,然后让自己与他纠缠在一起。

末了瑟兰迪尔气喘吁吁地放开他,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恨你。”索林报复性地咬了一口他胸前的红点。

瑟兰迪尔颤抖了一下,抚摸着他的耳际,捏了捏他的尖耳朵:“所以这就是你处理问题的方式?先是冲我发脾气,然后在插科打诨企图蒙混过关?”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是个罪人。嗯”

带着报复性质的吻来势凶猛。

瑟兰迪尔大概猜到了事情,索林拒绝了美神,为了这个猜想他呼吸急促起来,一手不自觉的环上了索林脖颈,一手捧着索林的后脑勺,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口腔里索林不断的吮吸自己的舌头带着报复性的噬咬,细微的疼痛混着麻痒窜上他的大脑。整个浴室里充斥着他们的喘息声和唇舌交缠的水声。在理智丧失之前,瑟兰迪尔倒吸一口气,掌握了主动权,抽离了这个吻。

“索林,索林,索林,这不是你的错,你并没有背叛她,不爱就是不爱了,你没有错。”他说的很急,带着喘息,他急切地想告诉索林他不是罪人,手指颤抖地抚摸着索林挺直的像山一样的鼻梁,然后他发现索林水汪汪的蓝眼睛无辜地盯着他,让他下腹一紧,“艹!”他狠狠咬了一口索林的嘴巴,把他推到了水池边上,背对着自己趴在那里。

索林乖乖地趴在那里,在瑟兰迪尔并不熟练的撞击下发出类似于猫科动物的闷哼声,那从未开垦过的隐秘处正在被瑟兰迪尔开发出来,就像开发索林宫殿之后的每一块空地一样,瑟兰迪尔要把所有自己的印记留给索林,他要标记了索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才是索林的男人。

在发泄过一次之后,瑟兰迪尔无力地趴在了索林的脊背上,索林低吼一声,转身将他抱起,在他水汽氤氲的眼睛上狠狠吻了下去,朝水深处走过去。

瑟兰迪尔双臂紧紧环着索林的脖颈,修长的双腿盘饶在索林的腰上,与索林缠吻着一起跌进水里。

一切声音都不存在了,他们沉浸在了只有他们两个的世界里,没有埃尔隆德,没有阿芙洛狄忒,只有索林和瑟兰迪尔。身体连接的部位从未如此紧密,他们好像两条水草,交缠在一起,舞姿妖娆,血肉骨头融化在一起,成为一个人,在水里下沉,直到底部。

“索林,如果你有罪,那么我也有罪,我也爱上你了。”

“瑟兰,我爱你。”

“我也爱你”

那天晚上。

在瑟兰迪尔的大床上,瑟兰迪尔感觉自己像是一朵花,从皮肤下面透出了粉嫩的色彩,在索林身下盛开,他好像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索林的重合,发出共鸣,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就像花朵的汁液一样为了盛开而沸腾。他对索林说着从来没有说过的情话,几十年来第一次敞开心扉做这样的事感觉是奇妙的,他想就这样溺死在床上,看着索林在自己的上方,月光下的俊颜和健美的肌肉因为正在做的事沁出细密的汗滴,没有比这个让他更心动的了。

索林也不断地对瑟兰迪尔说着从来没有说过的情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爱你’,探寻早已没有秘密的身体,而一旦敞开心扉,他又发现了许多新奇,他爱死了瑟兰迪尔在床上铺展开来的样子,他吻着瑟兰迪尔的额头,眼角,鼻子,嘴角,然后缠上他的舌头,双手逗弄着他每一处敏感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听瑟兰迪尔喊出他的名字,在他的xx下哭出来。

十七次过后。

瑟兰迪尔趴在他胸口睡着了,他也累了,迷迷糊糊地睡了。

第二天下午他们才醒来,而瑟兰迪尔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顾自己的腰,推开了阻拦的索林,走路姿势异常别扭的回到了战神宫殿,把寝宫里当初写的字据给烧成了灰。

“什么时候走?”

“初秋吧,天气不热的时候就该走了。”

“以往不都是冬天吗?”

“地下不安分的厉害,人间的座狼和大蜘蛛越来越多了,我怕近十年他们就会出来。”

------分割线-----

说好了看完不要打人的

评论(3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