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少年·钢叉·猹

真的很丧病

瑟兰迪尔是大庄园主欧瑞费尔的大儿子,他们有九十九亩地是专门用来种西瓜的。瑟兰迪尔不知道这个传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像所有习俗一样,好像原本就在那里,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从瑟兰迪尔不会走路开始,他就开始熟悉那片瓜地,他的父亲欧瑞费尔很重视那片地,有多重视呢?举个例子,夏天的每个晚上都会抱着他亲自去视察,亲自!这对一个庄园主来说简直不可思议,由此足见欧瑞费尔对地的重视。

如此重视也一定是有理由的,这片地上的瓜可是欧瑞费尔研究了很久才研发出来的转基因瓜,关于转基因,一直是一个很引发争议的事情,所以关于它的问题就应该引起重视。

不过瑟兰迪尔不知道这些,他年纪太小了,等他记事之后,便开始有了自己的坚定不移的主见。

他那时候也学会了许多字,差不多能看懂一些没有艰涩词汇的书了,有一次,他看到了猹这个生物,得知这种生物爱偷瓜吃,于是他瞬间明白了那些月夜里父亲看着瓜地凝重的表情,是啦,一定是因为猹。

从那以后,每到夏天,晚上,他就穿上自己心爱的精致的小猎装,手拿一柄明晃晃的钢叉,前去捍卫自己家族的瓜地,誓要把猹赶尽杀绝。

不幸的是,他从来没有遇到一只猹,以至于到了第三年,他开始这样做之后的第三年,听到莱戈拉斯说地里跑来一只猹之后依旧无动于衷。对了,他弟弟是刚刚加入他守卫瓜地的队伍的,这样,他就再也不是光杆司令了。

莱戈拉斯对瑟兰迪尔很失望,于是生气把箭一扔,不干了,跑去和陶瑞尔掏鸟蛋去,掏鸟蛋显然更受小孩子们的喜欢,所以最后又剩下瑟兰迪尔一个人。

曾经拥有过热闹的人很难承受寂寞,所以看瓜地对于瑟兰迪尔来说变成了一件寂寞的事。但他坚信自己会遇到一只猹,于是,在一个月亮特别圆的夜晚,他真的遇到了一只猹。

他很开心,那只猹看起来一点也不丑,不像书里画的那样面目狰狞,只是有点脏,身上着许多蜘蛛网,最令人惊奇的是它竟然还会讲话,白色的月光下,那样子像极了一个落魄的绅士。

“我可以吃个瓜吗。”猹的爪子有些局促的在地上划拉着,蓝色的眼睛盯着瑟兰迪尔,有些可爱。

瑟兰迪尔几乎马上就同意,当然不是因为猹很可爱,他只是觉得这个猹和别的猹一点也不一样,看啊,它不屑做偷瓜的事,果然是我一眼就喜欢的猹,虽然瑟兰迪尔在此之前并没有见过猹。

瑟兰迪尔像个小少爷那样矜持高傲的点点头,尽量举止得体,不让自己显得太兴奋了。

猹自己摘下一个瓜,展开锋利的爪子把瓜豁开,拿起一半蹲在瑟兰迪尔面前开始吃。

瑟兰迪尔放下钢叉,自细打量着这个猹。

它有一身黑亮的毛发,月光下油光水滑,而动作慢条斯理,瑟兰迪尔笑了起来,我的猹。

猹吃完之后郑重感谢了瑟兰迪尔,然后把剩下的半个西瓜带走了,说是自己还有两个小外甥,饿的紧,带回去喂他们吃。

真是个负责人的好猹,月光如水,金发少年站在瓜地里,手执一柄明晃晃的钢叉,望着远去的黑色皮毛的猹想到。

后来瑟兰迪尔几乎每天都可以遇到这个猹,那真是一段难忘的时光,猹很幽默,会讲故事,后来他知道了猹有名字,叫索林,索林给他讲故事,他给索林一个西瓜,就这样持续到了秋天。

秋天万物凋零,秋风卷起枯黄的落叶,好像自带如泣如诉哀婉的背景乐,猹不见了,半个月了,金发少年身着月白色的猎装,手执一柄明晃晃的钢叉站在地头,望着瓜地。

他抿着嘴巴一声不吭,似乎有种难以言状的苦闷和悲伤,而由于掏鸟蛋掏到蛇而吓的从树上掉下来以至于骨折的莱戈拉斯站在一旁,不懂他的忧伤。

后来,瑟兰迪尔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猹。

直到有一天,他玩雪的时候猛然发现躺在雪地里的索林,他几乎都要把索林忘记了,又是高兴又是担心,赶紧把索林抱起来,用皮草暖着,然而病情积重难返。索林猹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虚弱地望着他,嘴角勾了起来,然后缓缓合上,最后,终于见到了少年。

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悲痛,为什么会为了猹而失声痛哭,滚烫的热泪滴在了猹渐渐冰凉的身体上,突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在瑟兰迪尔颤抖着把嘴巴凑过去吻了一下猹之后,索林突然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活生生的,赤裸裸的,一个,人。

“我是艾鲁博的王子,被史矛革下的咒语变成了猹,只有真爱之吻才能破解魔咒。”索林睁开眼睛望着少年,清澈地像湖一样的蓝眼睛,漂亮极了。

瑟兰迪尔擦擦眼泪,眨眨眼睛以确定这不是幻觉,他的猹正看着他,他揉揉眼睛再看猹,看完再揉,揉完再看······无限循环

于是索林赤裸着躺在茫茫雪原上被冻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并没有!

故事的最后王子和小少爷,少年和猹,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3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