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次出走

长长的华丽睡袍曳地,顾不得梳理金色的长发,也顾不得遮盖犹豫好几天没有合眼而造成的黑眼圈,瑟兰迪尔颇为狼狈的出现在议会上,迟到了一刻钟。

瑟兰迪尔看起来糟糕透了,大臣们垂着头,不敢看此刻极有可能暴走的国王,而财政大臣比尔博还在以他那风趣幽默的口气宣读着今年的财政报告,平时这是一年中最为轻松愉快的一次会议,也是最后一次,可此刻比尔博的声音却显得异常突兀,在死气沉沉的环境里净是违和感。

瑟兰迪尔受不了这种感觉。

老话说的好,暴风雨前的平静。所以,这样异常的平静之后,必定是一场使人印象深刻的暴风雨。

瑟兰迪尔还是暴走了,他先是蹭地从他那把精致的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在桌子前踱来踱去,可以看出心思完全不在比尔博的报告上,以至于比尔博的报告做完之后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稍做点评。

然后大臣们面面相觑,加里安咳嗽了两声以提醒他的国王,然后大臣们充满期待地望着国王,而国王却没有回应。

越皱越紧的眉头,和越来越快的移动速度,瑟兰迪尔似乎陷入某种狂躁之中。

“嘭!”

瑟兰迪尔突然把拳头砸在了桌子上,大臣们抖了三抖。

“费伦!”

费伦立刻正襟危坐,“在的,我的王。”

“索林还没抓回来吗?”

“啊......额......”

瑟兰迪尔再次起身,扶额,更加焦躁起来,“好了,知道了!”

“加里安!”瑟兰迪尔差点脱口而出要亲自带兵出去抓索林,最后恢复了点理智,紧握拳头,及时止住了口。

然后他拂袖而去。

剩下大臣们只好面面相觑。

索林跑了,三天了!他还从来没有离开自己这么长时间呢!

瑟兰迪尔摩挲着索林的弓,那还是索林13岁时候自己送给他的。索林只带走了他自己的兽咬剑,那是他15岁那年比赛得到的,而没有带一件瑟兰迪尔送的东西。想到这一点,瑟兰迪尔就有点怒火中烧,他突然使力把那把弓掰断了,然后恨恨地摔在地上。

可这种愤怒很快又被另一种情感代替,索林从小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保护,万一在外边遇到危险怎么办,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帮猥琐的而且脏兮兮的肌肉男,然后他自己笑了笑,这脑洞开的好像有点大了。

随即,他突然收起了笑容,他想起了索林离开那天张牙舞爪的样子。等把他抓回来一定要好好罚他,把他乱挥的那双手绑起来,不让他在指着自己乱吼,对了,要把他的嘴巴也堵住!

他只不过要索林做他的男伴,好多人求不来的,可索林竟然出离愤怒了。他只是去宴请了一下邻国的埃尔隆德领主,作为惩罚,没有带上索林,可他回来的时候索林就不见了。

翻遍了宫殿也找不到这个人。

三天了,不知道索林在外边会不会挨饿,他的食量那么大,然后瑟兰迪尔望了望窗外泛黄的天空,要下雪了,不知道索林会不会被冻着,他无依无靠的一个人......

最后他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这种担心,一直得不到消息使他更为焦虑,最后他还是决定亲自出去找索林。

年底了,事情变得更多了些,外国的使者会变的比以往更多些,瑟兰迪尔根本脱不开身,再一次被大臣和加里安劝阻之后,他彻底爆发了,寝宫里的陈列物遭了大殃,最倒霉的是他那些男宠和女宠们,看看他们身上的鞭痕就知道了......啧啧啧!

然后瑟兰迪尔穿上了战衣,提起双剑,迈着大长腿就往马厩走。

万幸!

索林这个时候被找到了!

“退下!”瑟兰迪尔摒退了士兵。

大殿之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瑟兰迪尔本想端着严肃的表情给索林个厉害瞧瞧的,可他不知道怎么就立刻去把绑着索林手的麻绳给解开了,还把索林嘴巴上贴的黑色布条给揭了下来。

这帮人!谁让他们这么干的!看看索林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你休想让我屈服!这是对我的侮辱!你杀了我好了!我不会同意的!”可索林的嘴巴一被放开就又开始大吼大叫。

瑟兰迪尔看着这个可怜的小人,他蓬松蜷曲的黑发上还粘着蜘蛛网,天知道他在外边经历了什么,看他那双蓝莹莹的眼睛就像要哭了,可还是有那么一股子坚毅,然后瑟兰迪尔突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索林,我很抱歉说了那样的话。”瑟兰迪尔很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可犹豫了一下就放下手了,他可不想再惹索林炸毛了。

索林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可爱极了!瑟兰迪尔心花怒放,他的目光如炬,让索林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别再出走了,索林。”瑟兰迪尔的语气接近央求了,磁性的声音撞进索林的心脏里,让他的脸更烧了。

“咳咳!如果你以后不要这么看我,我可以考虑留下来。”索林的语气软了下来。

明明不是什么好话,可瑟兰迪尔开心极了。接下来索林嘟囔了点什么,让瑟兰迪尔更加兴奋了起来。

“我不要他们了,我去遣散他们。”

然后瑟兰迪尔的男女宠们都失业了。

“我饿了,要吃东西。”索林扬着他那高傲的头颅,没好气的说到,脸上的红晕一直都为消退。

嘿!得寸进尺!

加里安忿忿不平地盯着笑的像朵花似的瑟兰迪尔,觉得国王迟早药丸。

后来很长时间里,加里安都搞不清楚索林为什么看到国王的这种反应还会答应留下,直到国王被刺,他才明白,这其实只是一个阴谋,拙劣的阴谋,只是国王爱的太深,而他们这些人又太笨。

索林死后,加里安猜想,或许他也是爱过国王的,只是他的爱,终究抵不过国仇家恨,这种事情,没有对错。

------
心理学课好无聊的产物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