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0403

包括了前面发过的两小段,那两段一会会删,祝食用愉快!

***

若是日后回忆起来,非要追溯源头的话,索林和瑟兰迪尔之间伟大的友谊一定就是从索林探望瑟兰迪尔开始的。

他们开始可以心平气和的交谈,瑟兰迪尔似乎比以前更坦诚了一些,和他讲话的时候没有像以前一样满怀戒备。索林从他的神情里看到了一种坦然,当时他觉得这应该是瑟兰迪尔成熟了的体现,然而他还是打趣揶揄道:“当一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时候,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索林没想到瑟兰迪尔并没有伶牙俐齿的回他,而且略有些怅然地点了点头。

冒着白气的茶,瑟兰迪尔的金发,微微颤动的睫毛,少年的惆怅,突如其来的沉默使索林突然为自己所说的话后悔。

然而两人之间的沉默没持续多久,瑟兰迪尔便打消了索林的这种想法。

瑟兰迪尔微微一笑,眼神忽地变得调皮,“年长者阅历丰富,自然比我懂的多,受教了。”

闻言,索林挑了挑眉,果然,瑟兰迪尔还是那个瑟兰迪尔。

等到厄洛斯看羊回来,索林就准备走了。

晚霞染红了整个天空,瑟兰迪尔微笑着送他们离开,索林觉得他自己一定出现了幻觉,在天空的颜色晕染下,瑟兰迪尔的笑显得异常柔和,他一晃神,想起了自己已经去世已久的母亲,她总是温柔的笑着站在夕阳下的门口迎接他和他父亲回家,那时候他们也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可他很满足。


****

露天议会上的气氛沉闷,索林抱臂靠在椅背上,沉默不语。还是那一套陈词滥调,只有比尔博会认真听的内容,谁知道比尔博是如何对一切都充满热情的?

一只蜜蜂落在了他面前的金杯上,倏忽飞起又落下,飞起时发出嗡嗡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开始盯着那只蜜蜂,想着厄洛斯现在在干什么,或许又找奇力和菲力胡闹去了,小家伙似乎接受瑟兰迪尔了,这也让他有点头疼,小孩子的感情总是很强烈,虽然现在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可到了离婚的那天,她不知道会不会记恨自己……她头发最近有点长了,应该叫宁芙女神给她剪短一点,个子好像也长高了点,这样的话就需要再做些裙子……

然后一个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

是厄洛斯的母亲,她坐在他亲弟弟的旁边。索林故意不去看她,可每听到一句话,他都感到如坐针毡,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她在讲些什么。

后来会议走向渐渐变了,开始讨论提坦的事情。索林有点头疼,他们捕风捉影已经得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索林对此保持缄默。最后,讨论愈来愈烈,以至于索恩不得不打断话题提早结束会议。

坐了那么长时间之后,索林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正准备去找厄洛斯,一起去把瑟兰迪尔需要的东西送过去,就被索恩叫住了。

“已经加派了人手日夜监控着地底的动向,哈德斯正和甘道夫研究加固封印的办法,或许您也应该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上他们的,”索林说着朝索恩歪了一下脑袋,然后接着道:“军队在随时待命,我认为我们的措施做得还可以,但是有一个隐患。”说到这里索林压低了声音。

“什么,”

“毕佛最近打听到,甘道夫的老对头,白袍萨鲁曼在特洛伊出现了。”

“唔。”索恩若有所思,后沉默,然后突然想到什么,“派人密切了解他的行踪。”

“已经这样做了。”

然后索恩满意地点点头,示意索林可以离开了。

索林迟疑了一下,开口道:“父亲,我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再和你……”

索恩转过头来打断了他,露出久违的笑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瑟兰迪尔的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

索林皱起了眉头:“父亲!”

“我觉得巴林会拦住莱戈拉斯他们,但决定不会拦着你,我不让他回来,可没说不让你去看他,”索恩面上带了一抹神秘莫测的表情,“你昨天不是还去见了他吗?”

索林愣怔在原地,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索林并没有多长时间来思考他父亲的话,马上他又陷入了另一种麻烦了,当然,他首先感到的是震惊。

严肃的战神殿从未如此门庭若市过,即使是那帮战士在这里聚会喝酒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还是女人,她们把他的小花园,把他的大道小道都占据了,而他因为身高的优势看见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围着的人正是厄洛斯。

索林平日里多给人以严肃甚至有些严厉的印象,这些人其实是笃定他去参加会议了才这么放肆的,所以当一个人注意到索林的时候,这个消息很快就在人群中传开了,大家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并纷纷有些拘谨地行礼。一部分人走了,但是那些还未和厄洛斯说上话的女神有些不甘心,所以,许多人都杵在原地不愿意离开。

索林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原委,他探望瑟兰迪尔的事情在山上不胫而走,粉丝团们一向行动迅速,瞧瞧这些孩子手里拿的东西,那是什么,是一双鞋子吗?还有那个,那个是手绢吧!噢!神父啊!那个女孩手里的应该是一个派吧!这些人把瑟兰迪尔当什么?三岁孩子吗?看看那个孩子手里的牛奶。索林不动声色的坐到了他小花园的凳子上,瞧着这个瞧瞧那个,然后厄洛斯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索林也勾起了嘴角,这是他心情不错的标志,女神们成功地捕捉到了这一点,有几个胆大活泼的心思活络起来,

不过还没等她们开口,索林倒先说话了,他十分想看看瑟兰迪尔收到这些物品时是什么反应,他像是一切都明白似的,他保证了这些物品都可以到瑟兰迪尔手中,然后他又笑了。这让女神们一阵骚动,有些甚至说自己要爬墙,战神笑起来的侧颜简直是太苏了,少女心嘭嘭嘭地直跳。

但是真做起这个工作来,索林才意识到这真的是个大麻烦。最后他把这件事情交给了还在忙着兔子交配事情的欧音,自瑟兰迪尔离开之后,兔子的事情就归他和加里安管了。

这个工作直到天黑才完成。

***

瑟兰迪尔应该心存感激的,索林有些愤愤地想。可瑟兰迪尔翻着索林做好的登记册子,只是翻了个白眼。

“所以我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看你这么幼稚的册子?”瑟兰迪尔把册子随手放在了那张堪称简陋的木桌子上,接着嘲讽道:“你们还真是挺闲的。”

“咳咳,早该料到你这个人不会对任何事情心存感激的,连一句客套的感谢都吝啬,我是不介意,倒是那些女孩子若是知道你对她们的真心这么评价,少女心大概会毫不犹豫地碎掉。”

“所以像你一样对待面带微笑地用你迷人的嗓音对小女孩说希望亲自给自己戴上花环就比较合适了,是吗?”

“嘿!你偷偷观察我。”索林不满地叫到。

“呵!我光明正大地看到的。”

索林突然歪头笑了,瑟兰迪尔认为他的表情相当厚颜无耻,像是抓到别人把柄的小孩子,“哈!仿佛在女神群里弹琴的人不是你似的,你或许不知道,你当时笑得可真假。”

瑟兰迪尔无意再争论下去,这样的对话太过幼稚,他拿起了他心爱的竖琴,随意拨弄了两下,美妙的乐曲就从修长的指尖流了出来。

“这些女孩子啊,原以为我结婚之后她们就不会这样了。”

显然索林还并不想让话题过去,他摆弄着一块绣着花与鸟的帕子不怀好意地接道:“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你明天的早餐有牛奶和苹果派,而且质量上乘,你大可再给这些姑娘的厨艺打打分,等我们离婚之后,你可以按照你的胃来选择下一任伴侣。”

瑟兰迪尔拨弄竖琴的动作突然停下了。突然的沉默使索林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或许瑟兰迪尔不会想到其他什么,他侥幸地想到。

瑟兰迪尔接着拨弄起了竖琴,索林斟酌了一会他刚刚说的话,又观察了观察瑟兰迪尔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一时间没了主意。

曲调不似刚刚那样欢快,隐隐透出一股哀伤,“事情已经定了吗?”

索林感觉喉咙有点发干,但愿瑟兰迪尔说的不是那件事情。

事实上,瑟兰迪尔早就知道了关于埃尔隆德的婚事,比索林还早,就在他刚刚到人间的时候。仅仅一年而已,事情就变得那么不一样了。

“我们这些人,不管有多大力量,多高的权势,还总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珍惜的东西,就像窗外的风似的,抓不住,更留不住”,说完他顿了顿,鬼使神差地又加了一句,“听说阿芙洛狄忒怀孕了。”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

索林不知道瑟兰迪尔如何就把重点转移了,听到这个的时候他的心抽搐了一下。他沉默着。

“厄洛斯怎么没跟着来?”瑟兰迪尔希望缓和一下气氛。

索林摸了一把脸,回答说:“太晚了,已经睡了。”

又一阵沉默之后,索林起身告别,“太晚了,你也睡吧。”

瑟兰迪尔为自己说出的那句话感到无比后悔,他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了,也许是两个人的遭遇太像了,让他忍不住对比,可看到索林现在的表情和他那蓝眼睛里透露出的难过,让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以后可能不会经常来了,父亲觉得我和你感情很好,暗示我要常来,这对于你我以后恢复自由都没有好处,”说到这里索林看了一眼瑟兰迪尔的眼睛,然后又说了一遍告辞。

瑟兰迪尔看着黑夜里索林离开时那黑乎乎的背影出神,然后拔足急赶,立刻追上那个身影。

“还有什么事吗?”索林的眼神透亮,满是真诚。

可瑟兰迪尔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追上来,他支支吾吾,然后开口了:“可不可以不要···”不要丢下我,常来看看我,他使劲把这个念头摁下去。

“什么?”索林不解,瑟兰迪尔很少有犹豫的时候。

“让我见一见埃隆,在他结婚之前。”瑟兰迪尔觉得今天晚上他的舌头总是不听话。

索林拍拍他的肩膀,他经常这样鼓励战士,“我会尽力的,不要太难过,”他以为瑟兰迪尔之前犹豫是因为这个,他觉得有必要重申一次他们的关系,“以后有什么都可以和我商量,我会尽力帮忙的,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他令自己的语气尽量表现的愉快。

瑟兰迪尔给了索林一个微笑。

索林的身影最终隐没在了黑暗中,瑟兰迪尔才回去。

自己只是觉得孤立无援而已,瑟兰迪尔闭上眼睛之前想到。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