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affairs4【be完结】

慎点!我把德叔写死了,瑟索最后也没在一起。

——————

“10,9,8,7,6,……”
电视里正在直播拳击比赛,德瓦林对阿佐格,瑟兰迪尔从来不爱看这类节目,换台的时候瞥见了德瓦林的身影所以停了下来,比赛已经接近尾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瑟兰迪尔盯着举起奖杯的德瓦林出神,声音和影像混杂在一起,让他心安,昏昏欲睡。

瑟兰迪尔总是能想起这个情景。
————
他们回到本市的时候正是中午。那是一年中最热的几天,知了在不知何处没完没了地聒噪着,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路两旁的树叶子都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世界好像停止了运转,一种沉闷,死亡一样的沉闷。

索林一如既往地很少说话,瑟兰迪尔也变得空前的沉默起来。

加里安先把瑟兰迪尔接走了,他们像往常一样道别,索林用余光看到瑟兰迪尔在转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表示。

“公司见。”

“公司见。”

然后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汽笛声,和几个出租车司机光着膀子打牌时爆出的粗口,便是那种死亡一样沉闷的夏天的声音。

索林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德瓦林早就应该到了,他犹豫了一下,打了过去。

“嘟————”

只有一阵忙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林准备打车回去的时候,终于接到了一个关于德瓦林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您的丈夫现在在市立医院抢救,请尽快——”

“什么?”

索林以为是他听错了,一时间竟有些失语。

“您是索林·橡木盾先生吗?”

“我是。”

索林握紧了手机,手心因为出汗变得湿滑,大脑一片空白。

-----

“他被发现在离飞机场最近的那个冰淇淋店前,冰淇淋店的老板把他送到这里的,头部受到重创,我们已经尽力了。”

“他最后有没有说什么?”索林声音颤抖着,尽量表现的没有失控。

“对不起,送过来时意识已经相当模糊了。”

索林一生中很少流泪,此刻却泣不成声。

“请节哀。”他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背,安慰他,他已经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了。

-----

德瓦林的事情以各种形式出现在报纸各种版面。如果不是死亡,恐怕很多人都不会被人认识,死亡的事件一旦发酵,就会牵扯出许多事情,德瓦林的死亡方式让很记者嗅到了新闻的味道,甚至还有人把德瓦林和索林的情史挖出来放在娱乐版。

瑟兰迪尔站在落地窗前,像往常一样,背对着陶瑞尔。

“索林还没有来吗?”

陶瑞尔把索林的辞职信递了过去。

瑟兰迪尔扫了一眼内容,然后平静地把那封信撕得粉碎。气氛冷到极点,陶瑞尔甚至不敢喘气。

“告诉索林,叫他亲自过来解释为什么要辞职,不然我不会放他走的。“

陶瑞尔出去之后,一直被瑟兰迪尔紧紧攥着的钢笔被狠狠砸在了办公桌的水晶摆件上,底座不稳的工艺品摔到地面,碎了一地。

“Damn it!“

瑟兰迪尔抹了一把脸,然后整理好情绪,尽管他还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索林,他只是想快点见到他,尽管他们说过要忘记那一切,可三天三夜都没有见到索林让他备受煎熬,他根本联系不到索林,甚至只能通过报纸得到一点点消息,天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只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就是绝不同意索林辞职。

没过多长时间索林进来。

“坐吧。”瑟兰迪尔指了指办公室的长沙发,然后把门从里面上了锁。

“就站着说吧,我离开公司是因为我准备离开这座城市了,我解释完了,可以放我走了。”索林一脸疲态,声音也不像平常一样有力。

“为什么?!”一瞬间的震惊超过了刚刚见到索林那副样子时候的心疼,他努力忽略了索林消极抵抗的情绪,他真的被这个消息给弄懵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索林会离开这座城市,他原本以为索林只是想离开公司而已,这超出了他的预期。

“因为我想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我丈夫死在了这里。”

难道他对自己就没有半分留恋吗?!他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而他自己甚至还在谋划着离婚,要永远和索林在一起。瑟兰迪尔几近抓狂,攥紧了拳头。

“这个理由够吗?”索林认真地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道。

瑟兰迪尔无法忍受索林眼神里的拒绝和疏离,他忍不住咆哮道:“TMD我根本不想听你说这些!”

“那你想听什么?!他知道我所有的小习惯,了解我所有的爱好,他为了给我买该死的冰淇淋,那种小孩子的玩意儿!被他的手下败将打死了!我无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在这里我时刻感觉到自己是个罪人,我浑身都充满了罪恶,手上都沾染的是他的血!你想听的就是这个吗?!”索林试图保持平静,但越来越控制不住音调,最后接近于咆哮逼问着瑟兰迪尔。

“那不是你的错!阿佐格输掉比赛之后丧心病狂,和德瓦林中途停车根本没有关系!”

“那就是我的错!”

“不!你不要这样!”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说好了上周去领孩子,他还想我去看比赛,如果我”

“闭嘴!”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逼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

吻霸道地堵住了索林的嘴巴,瑟兰迪尔侵略性地掠夺着他空气,推搡着他,把他按在了桌子边上。

“我们已经结束了!”索林推拒着。

“闭嘴!”

激烈的吻使得索林平静下来,瑟兰迪尔把他抱在怀里,亲吻着他头顶蓬松柔软的黑发,轻轻拍打着他的脊背安抚着,“亲爱的,太糟糕了,我无法想象你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你不要太过自责。”

索林在他的怀里啜泣着回抱瑟兰迪尔。

索林抬头吻上瑟兰迪尔的双唇,他们激烈地吻着,纠缠在一起,然后事情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索林被压在桌子上,他歪着脑袋,迷离的眼神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那里摆着一张照片,埃尔隆德的照片。

发现了这个之后,瑟兰迪尔把照片扣倒,然后用双手把索林的脑袋摆正,认真地看着索林的眼睛,“在遇到你之前我都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会有你这样的Omega存在,我也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是这种感觉,我一直以为婚姻生活和谐,像我和埃尔隆德那样相敬如宾就是爱情了,直到我遇到你,你的工作能力,你的性格,你的嗓音,还有你那接吻时会戳到脸的尖鼻子,都让我发疯,”瑟兰迪尔在索林的额头有上轻轻地烙下一个吻,接着说道,“我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我生平第一次不想顾忌道德的那些条条框框,我想要离婚,然后和你在一起。”

回应瑟兰迪尔的是索林激烈的亲吻,那一刻,瑟兰迪尔以为索林答应了他,觉得他得到了索林的爱,虽然索林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

他们最后精疲力尽的躺在那张沙发上,沙发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有些狭窄,瑟兰迪尔把索林圈在怀里,索林睡的很熟,不知道已经多长时间没合过眼了。瑟兰迪尔从来不如现在满足,他甚至还在谋划着未来的生活。

然而,他睡着以后,索林消失了,瑟兰迪尔有些固执的认为这就像在酒店的那个晚上,索林一定没有离开。

————
“您的头发很漂亮,真的决定剪掉吗?”

“我喜欢你的头发,”瑟兰迪尔曾经亲吻着他的头顶说道。

“剪掉。”

……

“考虑好了吗?腺体一旦摘除,你将永远失去生育能力。”

“我喜欢你信息素的味道。”瑟兰迪尔曾经啃咬着他的颈部说过。

“摘吧。”

————

“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索林对着熟睡的瑟兰迪尔,最后一次亲吻他的金发,“我爱你,可惜一切都太晚了,我们本该早点遇到的。”

————

“这是我女儿。”索林拉着亚丽珊卓的手向瑟兰迪尔介绍。

异国他乡的一个酒会,索林带着他的女儿,瑟兰迪尔没有想到多年以后再见索林会是这样的场景。

“很漂亮的女孩儿,看起来也很乖巧。”

“其实她很调皮的。”比起当年的样子,多年以后索林更有魅力了。

“这位是?”埃尔隆德走来好奇地问到。

“索林·橡木盾,我以前和你提过。”

“我想起来了,是那个与众不同的omega,可惜之前无缘得见,一晃都十几年了。”

“希望有机会可以介绍一下绿叶和您的女儿认识··· ···”

————
索林接起电话的时候,那个声音,他一听就知道是谁,那面的人说,“我依然爱着你。”

“我知道,可我们不能在一起。”

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响起声音:“我知道,谢谢你。”

“我也爱你。”

——the end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