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16.5.17应该很甜😂

之前写过这个梗,最近准备开始填这个坑,觉得之前写的有点太放飞自我了,和文开头脱节严重。现在开始写的东西不看之前的也可以看懂,因为我发现,其实我并没有走多少剧情,-_-||

使用愉快!
…………

瑟兰迪尔在生闷气,他只不过是看见索林变成了匠神的模样把那个可怜的女人从人群里救了出来而已,他狠狠地擦了几下还在吧嗒吧嗒往下滴水的头发,想到厄洛斯的母亲含情脉脉地盯着索林看的情景,心里没由来地蹿起一股火气,而他生气的原因,则仿佛在火上浇了几瓶灯油一样,更令这股愤怒之火熊熊燃烧起来,他讨厌自己因为这个生气。

“记住,永远不要招惹白臂赫拉的儿子,战神,索林,阿瑞斯。”

已经很久了,从他和索林结婚,或者再往前一点,那天晚上索林故意找茬吓唬他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想起过这句话,或者他有意忽略了这句告诫,可今天这样的心情下,不知道怎的,这句话又幽幽地冒了出来,而话里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变了味儿。

什么叫‘招惹’,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索林上次走之前他们拥有的那个晚上,或者是许多晚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脸埋进了毛巾里,可不久之前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去奥林波斯主道上接索林时他怀抱厄洛斯母亲的情景又像鬼魂似的飘了过来。

母亲一定是对的,虽然她狠心让自己献身于政治婚姻,可也早已给了告诫,索林还真的是“不好惹”。他有些挫败,生索林的气,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他理解索林的做法,所以他更生自己的气。

更使他觉得有些丢脸的是他竟然还因为这个跑回了自己的宫殿,这样索林以后要是问起来,也不太好解释。

然后他态度一转,那有什么好解释,就说嫌弃索林宫里的浴室好了,而且他那个宫殿有点冷,他胡思乱想着,反正他是不会回去了,索林来求他也不可能回去。

“听说你淋雨了。”

听到索林声音的一瞬间,瑟兰迪尔很讨厌自己闪过的惊喜,他停下手里的动作,低头盯着发梢,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索林接过了他手里的毛巾,有些笨拙但是又很细心地擦拭着。

“你怎么来了?”瑟兰迪尔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这言不由衷的小东西。

得了吧,得了吧,你巴不得让他来看你呢!

“听说有人不知道在哪里生了一肚子气,赌气淋了一场大雨,我怎么能不过来瞧瞧。”索林放下手里的毛巾,走到他面前,双手托起自己也不知道在心虚什么的瑟兰迪尔的头,那表情真是有趣,羞,愤,咬牙切齿,索林忍不住想笑,然后他向前倾,轻轻啄了一下那人的嘴巴。

瑟兰迪尔脸瞬间蹿红了,然后把索林的手打开,索林抱臂,好整以暇地盯着他。

他象征性地扬了一下金色的脑袋,使自己尽量看起来像平时一样高冷,“所以你是在关心我吗?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曾经订下的协议,它还好好地放在寝殿书架的最高层,我们可以重温一下。”

“我只是觉得某人生气很有趣,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恶劣!”瑟兰迪尔恶狠狠地评价道,同时心里有些失落。

他又是来看自己笑话的,有时候他真想让索林恢复他刚到人间那会的状态,那时候他总是让着自己。

“你又不是第一次这样评价我,攻击无效。”

索林笑得还真是无耻,瑟兰迪尔觉得有些心酸。

“你走吧,我气已经消了,没什么好看的了。”瑟兰迪尔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语气有多委屈。

看着一般来说趾高气昂的瑟兰迪尔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索林也不忍心再逗他了。

“那可不行。”

“这里是我的宫殿,我有权利这么做。”

瑟兰迪尔有些猝不及防的被索林抱在了怀里,他有些无措,双手下意识推着索林的胸部,可索林力气太大,他动弹不得。

“小家伙,我知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瑟兰迪尔觉得事情变得有点太快了,这人难道不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吗?怎么语气突然变了,不对劲儿啊,可他心里隐隐期待着索林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于是他把手老老实实地放下了,头靠着索林的黑发,还能嗅到索林洗发水里特有的青松的味道,嘴上却说,“我已经一千多岁了!”

索林没有就年龄的问题纠缠,只是笑了笑,心说我还两千多岁了呢,他得先把事情说清楚才能接着和金发的小家伙接着斗嘴啊。

“我问你,如果今天的我和你一起围观整件事情你还会喜欢我吗?”

瑟兰迪尔一听这话,立马要把索林推开,可惜没有,他急切地反驳道:“我才不喜欢你!”

索林又笑了,就是那种让瑟兰迪尔觉得非常恶劣的笑,“回答问题。”

瑟兰迪尔闷闷地说,“前提条件不对,这个问题不存在。”

这下索林收起了笑容,把在他身上正趴的舒服的瑟兰迪尔拉扯开,严肃起来有点吓人,“那我只好走了,德瓦林在酒店等着我呢!”

说完,他就真的转身离开了,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瑟兰迪尔这下真急了,一个瞬移就张开双臂挡在了索林面前,一个不留神就把索林抱了个满怀,利用身高优势他还顺便像摸小孩子的头发似的摸了一把索林的头发,“你先别走!”这句之后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而索林很有耐心地等着,对于臭小子摸他头发的事情暂时忍着。

“我其实,嗯。。。我其实只是在生自己的气。”瑟兰迪尔说完这句话以后停顿了很长时间,在索林期待的目光下又说出了一句话,“我有点嫉妒她。”

这已经够多了,索林知道他其实很羞于表达情感,说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

看着索林瞬间发亮的眼睛,瑟兰迪尔觉得又有一个恶作剧在等着他,他很后悔说出来,可是已经晚了。

可当他后悔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起来了。

不过他想错了,索林只是感到很惊喜。

“你干什么啊!”

“把你扔池子里好好泡一泡,谁知道你能不能淋雨。”

瑟兰迪尔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的老毛病,觉得心里暖暖的,却又挣扎着嘴硬道:“我又不像某人那样娇滴滴的需要人抱抱。”

索林听着这满口的酸味心情出奇的好啊,他拍了一下金发讨厌鬼的屁股,揉了揉他的头毛,有些无奈地对正在怀里挣扎的人说:“听着,以后不许再乱发脾气了,”然后索林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以前我的世界里有她,可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

索林突然的表白让瑟兰迪尔安静了下来,他靠在索林胸膛上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静静的显得很乖巧。他觉得有些愧疚,感觉自己倒着活回去了,今天真是在无理取闹。。。

“累吗?”瑟兰迪尔感觉索林走的很慢,呆在他怀里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所以问他,“我可能太重了,毕竟我比你还要高一点。”

“你在质疑战神的力量,”索林板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可他的眼角早就出卖了自己。

“傻瓜。”

“小傻瓜。”

到达浴室的时候,瑟兰迪尔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对了,我用预言石得到了一些关于提坦……”

索林把他放到地上,自己也坐下来,然后用食指堵住他一张一合的嘴巴,一手捧着他的脸,吻了吻他的额头,那是一个轻柔的充满爱护的吻,“我们今天不谈这个,我想你了。”

瑟兰迪尔得到了一个更加缠绵悠长的吻。

“所以我们的协议是作废了吗?”蒸腾的水汽里瑟兰迪尔晃着金色的脑袋说。

“我以为去年走之前那次你就明白了,那时候你和现在一样享受。”

“不。。。嗯。。。糊涂的是你嗯。。。你先违反的协议,你得输给我一样东西。。嗯”

“精明鬼!说吧!”

“我还没想好。。嗯。。以后再说。。。”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