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05.19

一个过渡段,依旧甜
——————
寂静的夜里只有索林均匀的呼吸声,瑟兰迪尔又往索林怀里靠了靠,蜷在他有力的臂弯里,那人胸膛传来的温度有令人心安的力量。

索林回家的第一天,本来就很累,又折腾了好一会儿,睡的很熟,而瑟兰迪尔被折腾的也有些累了,可他还不想睡,在黑夜里明晃晃的发亮的眼睛一会看看索林有些杂乱的胡茬,一会儿又盯着寝殿壁画出神,黑乎乎的只能看到画的轮廓,然后他又收回视线,接着盯着索林看。他双手摸了摸身上盖的毯子,多么奇妙啊,这才多长时间啊!他就和多年以来一直非常鄙夷的一个人坠入爱河了,还不能自拔。当年他和埃尔隆德在一起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对方睡在自己的床上,这真是不可思议。

想到那天用预言石看到的东西,瑟兰迪尔有些担心,他从来没有见过活的提坦,不过在传说里,那玩意本来就那样可怖,而且,索林可是战神,没什么好担心的,可他还是忍不住摸了摸索林,一道指头粗细的疤痕斜穿过左胸,除此之外腹部还有细密的小伤痕。

“怎么还不睡?”索林语气里带着睡意,一开口,一股温热的气息洒在了瑟兰迪尔的耳朵上,让他抖了一下。

还没等瑟兰迪尔说话,低沉的笑声从那人胸腔里闷闷的传出来,“乱摸,”索林拖长了音调懒懒地发出的两个音节让瑟兰迪尔的脸又烧了起来。

索林清醒了些,将右臂搭到瑟兰迪尔身上,“想什么呢?”亲昵的口吻。

瑟兰迪尔在他胸膛蹭了蹭,引得索林又低沉地笑了起来。

“很多事情,感觉像做梦一样,稀里糊涂就和你睡在一起了。”

这话引来索林一阵大笑,然后说话的人瞪了一眼笑的不能自已的人。

“真的,突然间你就表明了心迹,我也没有多想,然后……”说到这里瑟兰迪尔有点不好意思把那种事情直白的说出来,只是说,“和你在一起简直太堕落了!”

索林听了更止不住要笑了,瑟兰迪尔坏心眼儿地掐了一把索林的腰。

“那你想怎么样,要不要我再当着众神的面儿求一次婚,郑重其事地表达一下我对你的爱意。”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真的过的好糊涂啊,除了那个就还是那个。”

于是整个床都被索林笑地晃了起来。

“我其实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爱你,可是事情不知道怎么就又发展成这样了。”瑟兰迪尔有些郁闷。

“晚了,你别想赖账!”索林不想提醒他每次那个对方有多配合,并把他揽的更紧些,“这种事情本来就理不清,亏你还是诗人呢,这个道理都不懂。”

瑟兰迪尔蹭了蹭索林的下巴,疑惑少了些,可对那个最使他纠结的事情却一点也没有释怀,关于厄洛斯母亲,那个曾经在索林愁云惨淡的日子里陪着他的小太阳,而索林好像猜到他的心事一样,轻柔地刮了一下他的脸,“我们拥有的,比我和她、你和他都要多,何况,这种事情其实不能用来比较,傻瓜。”

坚定的话语一如既往地令人心安,瑟兰迪尔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来,“我们还会拥有更多。”

“但是那样的还是不要再来了。”

这次换瑟兰迪尔笑出声了……

“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福珀斯!……”冰天雪地里一股股白气从索林口中呼出,他的嗓子已经干了,声音带着撕裂感,每喊一声都在消耗着他的体温和能量。

————

不要太介意长度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