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0604

索林背着瑟兰迪尔,刚发现力量消失时候那种怪异感消失了,一路上也渐渐能见到一些麻雀之类的小动物,一切好像又正常了起来,他来到了之前就远远望见的那个神庙。

看到石像的一瞬间,他有种想落泪的冲动,胸腔里涌动着极为复杂的感情,神庙里供奉的还是他的爷爷,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他竟有些怀念。盯着索尔的石像,他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过了好一会儿,心情才平复下来,最后,只剩下无限怅然。他没有和他的爷爷生活过,只记得第一次见到索尔是在战场上,索尔看起来和所有蔼可亲的爷爷没有什么区别,但他知道那都不是真的,他过得那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全部索尔所赐,年迈的神被打败,没过多久就被巨大的锁链捆绑着押到了地底。

索林收回目光,不由自主地发出一丝苦笑,他们的家族向来如此,索尔当年也是杀死了他的父亲成为的神王。

“看起来我们似乎是回到了很旧以前。”索林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瑟兰迪尔说话,好像他能听见他说的话似的。

“我们得走了。”索林又背起瑟兰迪尔,而且一路过来,如果没有弄错的话,这里可能是他们当年避难时候呆的时间最长的村庄,也是他在人间最后的家。

踏上那条熟悉的大路时,他就再也不怀疑了,路边那棵最高大的橄榄树上孩子们刻的字和记忆里完全重叠,路尽头的大房子前永远都卧着一条金色的大犬,那是财主彭透斯家的狗。路上的人一如既往的少,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在家吃晚餐了。

他凭着记忆——当然,那真的有点太久远了——成功的找到了他自己的小房子,那是他父母不知道的只属于他自己的空间。

他轻车熟路地打开了门,把瑟兰迪尔放在他那张有些旧却干净温暖的床上,又找出一些他的衣服,给瑟兰迪尔盖上,这个季节他应该不会来这里,所以在这里待两天应该不会有问题,明天他可以到集市上当掉盔甲换一些钱,租个房子,买点吃的。

瑟兰迪尔在天黑之后醒了过来,又像昨天一样,他很虚弱,但是在渐渐恢复。但瑟兰迪尔知道,那种蚀骨的感觉一定还会再出现,因为他全身各处的血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虽然现在还没有显现出体表征象。

“据我这两天昏迷的规律和感受,我认为敌人在他们的药中添加了影响大脑活动的药物,致使我出现昏迷,而且那种药里可能加了一种带魔法的寄生虫,在我让我一到天亮就定时昏迷,而在天黑又醒过来,但那种虫也就只有这一点作用。”

嘴上这样说着,瑟兰迪尔心里却有着自己的考量,他不打算把他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糟的情况告诉索林,索林需要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他自己这样躺着就像个废人,并且,他实在不确定索林会不会因此放弃他,这对索林没什么坏处,他大可以一个人走掉,把自己留下自生自灭,然后找到回去的方法,宣布伴侣死亡,再给厄洛斯找一个后妈。

“你确定你没有受到其它影响吗?”听到瑟兰迪尔说虫子,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嗯。”

“可你那天醒过来是在白天,而且站都站不稳。”

“你不应该怀疑这个大地上医术最高超的医者的判断,我十分确定那次是因为药效还不稳定以及蛊还没有发挥作用导致的,我现在就可以下地活动。”瑟兰迪尔此言却非虚,他确实感觉到这次昏迷醒来了之后精神和力量要比上次好很多,也许是因为第一次药力过猛导致的。

结合这两天的情况和瑟兰迪尔条理清晰的分析来看,索林虽然还有疑惑,但也算是相信了瑟兰迪尔关于这种情况的诊断,相信瑟兰迪尔只是间歇性昏迷,接着,在瑟兰迪尔脸色好转之后又告诉了他现在他们所处的环境。

听到索林的交代,瑟兰迪尔抑制不住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所以你是在你家附近的山上迷路了?”他满意地看着索林的胡子跳了跳。

索林只是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这两天他已经被瑟兰迪尔嘲笑了不下十遍这个事情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瑟兰迪尔真的有很认真控制自己,可他脑内已经构思出了一副索林在战场上握着兽咬意气风发,正要大杀四方却连路都找不到的场景,“哈哈,真的很好笑,你,战神,哈哈哈居然是个路痴。”

索林决定不再理会那个人。虽然他的方向感是弱了点,但是也不至于路痴,再说,凭着他的记忆,一般是走不错的。

然后他在房间里翻出点食物,是一些肉干,他很庆幸自己有储存食物这个习惯。

填饱肚子之后,瑟兰迪尔感觉好多了,心情有点不赖,想飞上天转两圈,或者背上一把弓,骑着白马打猎去,收获一定不会小。

瑟兰迪尔有些得意的样子让索林忍俊不禁,那个家伙的表情生动极了,一点也不像他印象中的——挂在脸上的假笑和以前面对他时那种臭脸,一副大敌当前的模样。

“你笑什么?”瑟兰迪尔觉得索林此刻的笑莫名的诡异,头皮都有点发麻。

索林却只管笑,并不回应。

瑟兰迪尔不自然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腿容易发麻,他撇撇嘴巴:“恶劣!”

索林依旧不予评论和反击,瑟兰迪尔这个样子好像当初被他捉弄时候的模样,。

他们又讲了一会儿话,索林把他的打算都告诉了瑟兰迪尔,而听到索林准备打工赚钱这里,瑟兰迪尔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长时间受着折磨让他全身疲乏,他太累了,又疼又累。

“睡吧,晚安。”索林帮他把被子掖好,吹灭房间里的灯。

趴在桌子上总比靠着墙壁睡舒服一点,索林闭上眼睛之前想。

当清晨的阳光唤醒索林的时候,他又看到瑟兰迪尔在发抖了,身上加盖几层东西之后似乎有所好转,他才不太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

等安顿下来一定要找瑞达加斯特来看看,再寻找一下回去的方法。

索林的样子并不好认,因为在这个世界的他还没留胡子,而且脸上带着一点婴儿肥,相当稚气,轮廓没有现在分明,即使是熟悉索林的老铁匠也只是说和隔壁赫拉家的大小子长得有几分相像,主要是鼻子像。

租了一间屋子,他们就在这个村子里住下了,隔壁是一个渔夫,带着他的三个孩子。

瑟兰迪尔每天大约只能醒来两个多小时,他总是疲惫的睡去,也总是在索林面前强打精神假装没他的身体无恙,可索林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越来越不相信他只是昏迷而已。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索林一边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拿湿毛巾擦拭着身体,一边问正捧着一本书就着油灯昏暗的灯光打瞌睡的瑟兰迪尔。

“没有。”瑟兰迪尔一惊,强打起精神来,看着索林,勾起嘴角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别装糊涂了,你的病,你是不是隐瞒了实情。”

索林走到瑟兰迪尔旁边,把瑟兰迪尔手中的书抽了出来,“光线不好,不要看了,”忽略了瑟兰迪尔的抗议,他接着把一碗粥递过去,还有一大块面包,“吃完睡觉吧,明天瑞达加斯特可能就回来了,我会让他来看你的。”

安顿好的那天索林就有去找过巫师,可却被告知巫师和甘道夫旅游去了,他之好等着。

这下瑟兰迪尔不用强打精神了,他结结实实地被吓到了。难道索林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丢下自己?

索林换好了衣服,把头擦的不再滴水了才坐到桌子旁边享用他的那一份食物,看到瑟兰迪尔半天不动,他不禁皱起眉头来,“怎么了?是吃不下吗?”

瑟兰迪尔摇摇头之后开始心猿意马地喝粥。

索林看着他开始吃饭,倒是没那么担心了,他以为瑟兰迪尔已经虚弱到没有任何胃口了。

他们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大床,他们像以前一样睡在床的两边。

半夜里,瑟兰迪尔罕见地没有睡着。

“为什么不丢下我?”

索林已经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了背后的声音,听到这个问题索林不可置信,他想不通瑟兰迪尔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翻了个身才发现瑟兰迪尔是面朝他睡的。

“快睡吧,你需要休息。”

“我是个累赘,没有我,你可以走很远,找到巫师,帮你回去,而不是留在这里打铁。”

床虽然够大,可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睡在上面还是有点不够,索林转过身来的时候,他们离的这样近,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已经有些紊乱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你是我在这里唯一认识的人。”

索林的声音是多么诚实稳重又可靠啊。

羞愧和委屈像决堤一般冲垮了瑟兰迪尔,他原本就应该相信索林是这样正直善良的人啊,要是索林想丢下他,在山洞里他就不会救自己,背着他也完全可以把自己扔掉,更不会把盔甲脱下来给他穿,多冷啊,他都看到了,索林被冻的直打颤,还是咬着牙坚持着。

经历过欺骗和背叛,瑟兰迪尔有些丢人地又流下了眼泪,为什么偏偏是应该和他作对的索林对他不离不弃的。

像是默契一样,在瑟兰迪尔流下眼里的一刻,索林想伸手拂去瑟兰迪尔的眼泪,在触及他皮肤的时候被冰的打了个激灵。

“怎么这么凉?像雪一样。”

索林又开始担忧了,这个小家伙瞒着他,他夜里睡觉时也一定在抵抗这毒素的侵蚀。

瑟兰迪尔在那边默不作声,索林干脆把手伸进了他的被窝里,嘶——也是一片冰凉。

“为什么不说?”索林有些生气,这个家伙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人看啊?

然后瑟兰迪尔就毫无防备地被圈到了另一个被窝,应该温暖的可靠的地方。他无力反抗,也无意反抗,被温暖包围的感觉让他觉得周身的血液不再像之前一样凝固,很舒服,似乎血管也在复原。

当索林还在与寒冷作斗争的时候,瑟兰迪尔突然开口讲话了,带着哭腔,

“我爱我的父亲,可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爱我的母亲,可她让我和你结为伴侣;还有埃尔隆德……”说到这里,瑟兰迪尔又忍不住流泪,他抱着索林把眼泪蹭在索林的胸前,索林的睡衣被弄湿了一大片。

抱了一大块冰的索林僵直了身体,默默地听瑟兰迪尔断断续续带着哭腔的倾诉。

“没有人爱我,埃尔隆德不爱我,连母亲也都不爱我……”

索林在听到这句的时候,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刺了一下,他把那个并不娇小的身体搂的更紧些,轻轻拍着他的背,抚摸着他金色的脑袋,安慰着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鼻子了?”

可这样一来,瑟兰迪尔哭的更厉害了,他甚至开始抽搐起来。

“斩蛇的大英雄怎么比厄洛斯还能哭?是不是想吃棉花糖了?”然后索林就被已经被暖回来的人结结实实地踢了一脚。

瑟兰迪尔哭累了才睡着,这是他结婚之后睡的最安稳的一觉,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活着可以这么踏实。

“发泄出来就好了,”索林轻轻把瑟兰迪尔的泪痕拭去,好像忘记了昔日两人之间所有的不愉快,他还偷偷地吻了一下金发讨厌鬼的头顶,对他说,“晚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