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0604【二更】

至少今年的冬天不像往常那么无聊,瑟兰迪尔盯着开冻的河水,朝手中哈了一口气,没有习以为常的白气,像是才想起起来他全身都是冰的像冰块儿一样似的,他还勾起嘴角笑了笑。

 

他们运气不差,那个不靠谱的巫师把他的伴侣甘道夫也带回来了。褐袍显然很不满瑟兰迪尔的评价,碎碎念着“没想到欧瑞费尔的大儿子长大以后这么毒舌,过几天我就传信过去说不要这个徒弟了。”他才刚刚受到欧瑞费尔的嘱托,收十岁的瑟兰迪尔为徒,这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大瑟兰迪尔显然让他有些害怕那个尚且还小的孩子。

 

“我父亲--嘶-”瑟兰迪尔刚想问问关于欧瑞费尔的事情,瑞达加斯特却猛的一用力,把一条虫子从他的手腕里拽了出来,丢进竹篓里,紧接着用事先准备好的纱布把伤口缠好。

“啧啧,这种生物是萨鲁曼造出来的,”褐袍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你怎么会惹上他的?”

“白袍巫师?他在我们的世界已经被封印了。”瑟兰迪尔也皱起了眉头。

“不,埃尔隆德的婚礼之前,比尔博曾经向我报告,萨鲁曼出现在了特洛伊城。”索林和甘道夫讨论过回去的事情之后一齐走了进来,恰巧听见了瑟兰迪尔的话。

甘道夫朝篓子里的虫子瞧了瞧,吧嗒吧嗒地抽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确实是萨鲁曼的杰作。”

“哈?你是不相信我的判断吗?还要自己亲自确认一下。”

“有时候你确实不够靠谱。”甘道夫笑眯眯地回应着。

为了防止这对话演变成一场根本不会分手的秀恩爱似的争吵,索林赶紧制止了他们的谈话,“瑟兰迪尔身体里剩下的毒素该怎么办?“

瑞达加斯特本来想反驳甘道夫,一听这话,立刻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恐怕没有什么办法了。除非······”说道这里,他犹豫地看向甘道夫,瑟兰迪尔和索林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甘道夫,而甘道夫一脸凝重,“除非用奥林波斯山上的圣水治疗,才能把体内的毒素祛除,但那也会留下病根。”而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办到。

索林意味深长地看向瑟兰迪尔,正好撞上瑟兰迪尔看向他的目光,“我们会尽早找到回去的方法的。”

索林的目光太过炽热,瑟兰迪尔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屋子里此刻突然安静了下来,甘道夫和瑞达加斯特感到有点不自在。

甘道夫干咳两声,“我想冒昧地问一句,瑟兰迪尔在你们的世界里担任什么职务?”

“光明之神,医药之神,艺术之神,还有许多头衔我记不得了。”

瑞达加斯特突然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怪不得!怪不得!你们知道提坦怕光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一旦白天没有了光亮,提坦作战的时间将会大大延长,索林皱起了眉头,“可瑟兰迪尔并不是太阳神,光明并不是光线。”

甘道夫又抽了一口烟,才缓缓道:“萨鲁曼手下的兽人笨的厉害,或许是搞错了人。”

“对对!他的手下很糊涂的,很轻易就被我们骗过去了,我们······”

“咳咳!”甘道夫干咳着打断瑞达加斯特的话,以免他透露太多他们的计划,而瑞达加斯特也明白了自己差点说漏嘴了什么一样 ,立刻闭上了嘴巴。

送走了两个大活宝之后,索林才有空和瑟兰迪尔单独相处。

看着索林严肃的表情,瑟兰迪尔想抬手把他皱着的眉头抚平,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说,“我现在好多了,至少身体里没有那个虫子白天就不会再昏迷过去了,至于身上的毒素,你忘记我是医生了吗?我可以用其他药物抑制住它们。”

“我可不能相信你的话,你是个小骗子。”索林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接着瑟兰迪尔就看他出去,然后搬了一个大木桶回来。“这是什么?”

“浴桶,我们没有什么钱,我自己做的。”

瑟兰迪尔想起来他们在寝殿里抢浴室的场景,那时候索林不得不等到很晚才能睡觉,他不否认那个时候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不禁哑然失笑。

“想起了什么吗?”

瑟兰迪尔笑而不语。

“那时候我特别想把你那一群该死的兔子在你洗澡的时候赶到你的浴室里。”

“哈哈哈,没有想到你这个人这么幼稚。”

索林不想提利用洗澡来报复人的瑟兰迪尔其实更幼稚这件事情,并朝他翻了个白眼。

“得了得了!你不是把它们都做成肉干儿了吗?”真受不了那人那副委屈的样子。

索林笑了笑,凑过来用手背挨着瑟兰迪尔的额头探探温度。瑟兰迪尔瞬间就咬着嘴唇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一定是索林的手太烫了才让他的心跳陡然加快。

“还是这么凉。”

瑟兰迪尔拍掉索林的手,望向别处,“那是毒素的作用。”

“春天来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等过两天,你的身体好一些了可以出去转一转,隔壁巴德家的孩子们会乐意给你带路的。”

“我睡的太久了,都从来没见过他们呢,希望他们没有厄洛斯那么调皮。”

“这你大可以放心,像厄洛斯那么闹腾的小孩儿着实不多见。”

“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还挺想她的。”

“是啊,不知道小鬼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到了夏季,尽管瑟兰迪尔一直在服用药物抵抗,可他的身体在却还是无法抑制的变得越来越糟糕,常常走不远就觉得很累,即使是在夏天里,他也不得不裹着给他买的那个灰黑色的大皮袄,他还经常陷入昏睡,不管白天还是黑夜,索林能感觉到夜晚他怀抱里的人正在一点点的消瘦。

那天他干活到很晚才回来,以为瑟兰迪尔又睡着了,可那个人却坐在灯光底下看书。

“看什么呢?”索林走近瞧了瞧,尽是些符文一样的东西,“饿了吗?”

“在巴德家吃过了,今天怎么这么晚?”瑟兰迪尔放下手里的书。

“还剩下一点活,不想留到明天了。”索林右手上缠着的布条散开,处理了之后又绑上一条干净的绷带。

“你的手受伤了。”瑟兰迪尔这下知道了索林回来晚的原因了。

“不碍事。”

“那也不能再碰水了,”瑟兰迪尔把索林刚刚要伸到水里的手拉了出来,“我帮你。”索林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瑟兰迪尔的动作根本算不上温柔,甚至有些粗暴,索林的头被按进水里的时候甚至呛了一口水,他惊呼着抗议,“你是要谋杀我吗?”

那人却在他背后咯咯笑了起来。

瑟兰迪尔那天精神出奇的好,等索林吃完晚饭,他还睁着眼睛。

“你抱我出去,我想看星星。”瑟兰迪尔冰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索林,索林总觉得今天的瑟兰迪尔有些不对劲,可他的心情莫名地随着瑟兰迪尔好了起来。

“已经走不动了就休息吧,等我们回去了,你可以整夜整夜地看星星。”

“我想看,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星星了。”

索林微微怔住了,瑟兰迪尔的语气听起来真像在撒娇。

他没办法,只得把他抱起来,坐到门口的台阶上。

那天的天气很好,很适合看星星,月亮却不太明朗,黑夜里瑟兰迪尔的眼睛里好像也有星星一样,瑟兰迪尔被裹在厚厚的披风里,淡金色的头发在暗色系衬托下反而更加闪耀。

“你还记得那天吗?我和埃尔隆德在树底下看星星的那天。”瑟兰迪尔又朝索林笑了。

索林拧着的眉头好像被这样的笑融化了似的,“记得,我那个时候貌似挺混蛋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收回当时的话。”

“呵呵,得了吧,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当初的话是对的。”

“又是关于埃尔隆德吗?”

瑟兰迪尔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期待地看向索林,“哎,对了,你和阿芙洛狄忒怎么认识的?”

索林也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开口了,他发现现在提起厄洛斯的母亲来并不像以前一样困难了,“那个时候我刚刚搬到圣山去住,因为父亲再婚的缘故,我总是逃离议会,或者家庭聚会,人很孤僻,”

“你现在人也很孤僻,大家都很怕你。”瑟兰迪尔插话道。

“有时候德瓦林不在,我只好一个人在各处游荡,那时候心情一直不太好,我的母亲刚刚过世,我父亲就拉着你的手,和你母亲结婚了,你知道那种感受吗?”

“当然,或许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了,那个时候我的父亲也刚刚战死。”

瑟兰迪尔又有些累了,他靠到索林的肩膀上,“快讲正题。”

“有一天我一个在外边闲逛,就瞧见了她,她那个时候年纪很小,你知道她的来历,她比你年纪小,可那个时候她已经是个美人了,很奇妙,据说她刚诞生就是一副少女的模样。”

瑟兰迪尔听到这里有点不耐烦了,“直接讲怎么好上的。”

索林能感觉到瑟兰迪尔已经累了,他伸出胳膊把他搂住,以防瑟兰迪尔昏过去的时候一头栽下去,他惩罚性地捏了捏对方的肩头,“到底要不要听了。”

瑟兰迪尔不老实的动了动,“讲吧讲吧,快点。”

“她当时坐在山坡上,也是一个人,我主动凑过去,她一看是我就很高兴,又有点紧张。”

“你太凶了。”瑟兰迪尔适时评价道。

“算是吧,不过我猜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家都把我当成一个嗜血的人,就像前任战神一样。”

“切。”

“她那个时候很好奇打仗的事情,我给她看了看手臂上的疤,她有点害怕,我说你应该勇敢一点,你生于战争,不应该胆怯,她低着头不说话,她金色的头发很美,里边落了一朵桃金娘,我帮她弄了下来,就在那个时候我闻到了一阵香味,夹杂在和暖的风里,我的心当时痒痒的。”

“然后呢?”

“然后我推到了她。”

“流氓啊,厄洛斯该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瑟兰迪尔打了个哈切“然后呢?”

“我才没那么禽兽,我只是吻了吻她,厄洛斯是我们交往五百年之后生的,那个时候我也很年轻呢,不敢做太出格的事情。”

瑟兰迪尔咯咯笑了起来。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瑟兰迪尔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雕塑来,递给索林,“送给你,白臂女神。”

瑟兰迪尔知道索林一直不敢去再见一次他的母亲,他就照着她的样子做了这个,“像吗?”

索林呆呆地点点头,他一时间被眼前这个人弄懵了。

“那是!我可是艺术家。”

“谢谢。”半晌,他才吐出这么几个字眼。

夜色下,索林勾起一股瑟兰迪尔的头发,扭头仔细盯着他那张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好话的薄薄的嘴唇,因为生病格外苍白,再向上,是那个不是很挺却非常精致漂亮的鼻子,还有那双冰蓝色的透着狡黠的眼睛,瑟兰迪尔在他眼里从来没有像这样可爱过。

同时瑟兰迪尔也在回望着他,不像刚刚开始那样有些不自在,他大胆热烈的与索林对视着,并且惊喜的发现眼前的人那双碧蓝碧蓝的眼睛里好像有银河在流动。

“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原来你头发的金色是这种淡金色。”索林的声音很轻,在瑟兰迪尔的耳畔响起,他渐渐凑近了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能够感觉到他喷洒到自己脸颊的热气。

瑟兰迪尔有些紧张,甚至屏住了呼吸,下意识地抿起了嘴唇,并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小心翼翼互相试探的吻而已,瑟兰迪尔却觉得他的脸一定在发烧。

这就够了,如果能得到这个,即使过几天死去也没什么遗憾了。

吻渐渐的从试探变为了纠缠,如果不是路过的巴德弄出的响声,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瑟兰迪尔满足的笑了笑,“我困了,我们回去吧。”

索林吻了吻他的额头,把他抱了回去。

索林不知道,瑟兰迪尔睡觉之前是抱着诀别的心态闭上眼睛的,或许今天睡着了,就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