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标准言情剧·女主必受伤

索林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人,不过虽然她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但也不代表她会原谅这种行为,毕竟受到伤害的是她本人,不是那群只会说风凉话的夫人小姐。

生活过得有点奢侈,比起在蓝山的日子来,也有点无聊。她没有兴趣加入贵族太太们的下午茶,每天早上起来,她保留了练剑的节目,下午会出去骑马,没有人跟着,常常骑到大绿林的边界,望着孤山出神,等到了天黑才回来,用过晚饭,她会读一些书,直到睡觉,固定每个月写两封信回蓝山,而蓝山的来信总是能让她开心很长时间。

瑟兰迪尔曾经叫她出席过一些宴席和活动,索林开始也曾经去过几次,每次都远远的看着瑟兰迪尔和那个传说中的埃尔隆德公爵夫人谈笑风生,自己存在感很弱,总是坐在角落里喝酒,听一听音乐,再看看舞池里流动的人群,也没有人注意到她,后来她也就不去了,也没有人过问。

说起来好笑,索林与瑟兰迪尔的传令官相处的时间甚至比和他本人都要长,如果欧音听到的那个流言是真的,那么除了她头上戴着白纱的结婚仪式之外,索林就再也没有和瑟兰迪尔有过其它交往了。

陌生人与陌生人。

这宫廷里唯一让她高兴的事情是在她结婚半年之后费伦给她找来一个剑术老师,号称“白树骑士”的阿拉松游侠,虽然为人放荡不羁,但见闻很广,常常能给索林带来剑术以外的事情,这使她的眼界开阔了许多。

事情变得不一样是在一场比武大赛上,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坐在一起,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个刺客来,眼看就要伤害瑟兰迪尔,索林和阿拉松刚刚到就看到了这一幕,索林一个箭步上去,剑锋直指刺客心脏,结果刺客矮身闪避,只被刺中肩头,倒不是说瑟兰迪尔不够敏捷 只是当时情况太突然了。那刺客被挑了肩头,手中的匕首便转了个方向堪堪朝索林刺了过来,索林重心不稳,向后倒去,阿拉松眼疾手快,一剑结果了刺客,把索林接在怀里。

瑟兰迪尔看到埃尔隆德身上的血渍,大喊,『御医!』

『不是我的血,是王后。』埃尔隆德皱着眉头指着已经渐渐远去的索林,担忧的说到。

这事情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事实却是这样,瑟兰迪尔听说他未来的王后在打铁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个亡国公主心存偏见了,在他想象里,公主至少应该像埃尔隆德这样的一半才行,可他必须遵守诺言,他从来不知道他的王后长什么样子,婚礼上还特意挑那种可以遮住脸的面纱,而这次,他却再也躲不开了,索林是因为他受伤的,他必须去瞧瞧她。

他还是第一次回自己的寝殿,尽管如此,依旧是万般无奈。

瑟兰迪尔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大家都这样说,他可不只埃尔隆德这一个情人,不过这些人之中却没有一个姑娘打过铁。

他实在不想见这个已经亡国了的靠打铁维生的王后,不过一个姑娘家的因为这种事情受了伤,他也有点愧疚。

他进去的时候欧音正在给索林上药,欧音看他的眼神有点怪,他阻止了欧音给他行礼,并接过她手上的东西让她出去。

索林正在出神,瑟兰迪尔的力道和欧音有些区别,没有那么温柔,瑟兰迪尔只稍微动作一下,他就一下子警觉了起来,抽回了受伤的那条手臂,猛地转头看向瑟兰迪尔,而另一只手已经悄悄地拿起了匕首,

『是谁?!』

索林从来没有想过会是瑟兰迪尔,怎么可能是瑟兰迪尔呢?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而更加惊讶的是瑟兰迪尔,索林看向他的那一刻他下意识也朝对方看去,然后就猝不及防的愣住了。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他的王后吗?怎么从来都没有人和他提起过,这个亡国公主,竟然这么好看!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都要融进她那双碧蓝碧蓝的眼睛里了。

『陛下。』索林反应过来的第一反应是行礼。

『索林·都灵?』

这竟然是第一次正式的见面,而对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长久以来的屈辱让索林几乎想要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了,『是的,陛下,或许您可以去向您的传令官求证。』说完,索林把左手里的匕首狠狠地放在桌子上,‘啪!’。

『或许正是你这种粗鲁的行为阻止了我可能会对你产生的兴趣。』瑟兰迪尔毫不留情地评价道。

瑟兰迪尔不知道他自己做的很过分吗?他当然知道,可他是瑟兰迪尔,是国王,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一定能得到。

瑟兰迪尔看到索林黯淡下来的眼神心情很好,『今天晚上我会回来。』

而索林只留给他一个挺直的脊背,这让他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