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标准言情剧·无理取闹的吵架

瑟兰迪尔最终是被一道光晃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他的王后披着昨天被撕坏的深蓝色睡袍,倔强的仰着头颅,大敞着胸怀,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手里提着一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认得这把剑吗?”索林冷冷地说道。

“我昨天喝多了,我···我很抱歉。”瑟兰迪尔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到了这步田地,他瞧着索林,她的嘴角泛着淤青,嘴唇被冻的发紫,冬日清晨的寒风从一夜为关的窗户吹进来,索林的睡袍随着风翻飞,他看到同样泛着淤青的地方还有她挺立的乳房,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他稍微回忆了一下昨天的场景,因为宿醉的缘故记忆有些断片,但索林的面色泛白,拼命抵抗着他说不要的画面却一直出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对于他的道歉,索林只是不屑,丝毫没有把剑移开的意思,她的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这是一把贡多林钢剑,叫做兽咬,由你祖先打造,在我八岁的时候我的祖父赠予我的,得到它以后,我从来没有让它见过血,今天,我就要用它结果了你。”说完,她紧抿着嘴唇,把手上的剑柄握的更紧了些。

瑟兰迪尔知道她恨自己入骨,是啦,以索林这样刚强的性格怎么能容许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可是瑟兰迪尔没有躲,反而把脖子凑得更近了,锋利的剑刃抵在薄薄的皮肤上,索林下意识往回退了一步,瑟兰迪尔却赤手握住剑刃,往自己的脖颈上靠,语调很轻,“怎么还不动手?是舍不得了吗?”

手上的血顺着剑刃吧嗒吧嗒往下流,瑟兰迪尔在赌,赌索林是不是还对他有一丝情感。

索林因为他的话打了个激灵,“我从始至终都不曾对你有过半分留恋,如果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些心动,也是被你的花言巧语和华丽的外表蒙蔽了,你的内心像苍蝇一样肮脏,里面装着的是像蛆虫一样恶心的玩意儿,我只希望你赶快去死!”索林用她已经沙哑的喉咙怒吼着,“我恨不得叫你马上去死!”

索林的手因为激动而颤抖着,只是稍微往前了一下就刺破了瑟兰迪尔颈部的皮肤。

瑟兰迪尔立刻眯起了眼睛,“告诉我,为什么?是因为那个游侠吗?”

“不要提阿拉松!你不配提起他的名字,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他那样高尚的人!”

那么他并没有误会什么了,即使他们没有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也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情感了,瑟兰迪尔的怒火被彻底的点燃了,“你应该时刻记得我才是你的丈夫!”瑟兰迪尔咆哮道。

“那又怎么样?!就凭这点你就可以随意侮辱我,在你的情人面前肆无忌惮的诋毁我的祖父?!既然这样看不起我,当初又为何娶我?!难道就是为了成全大绿林国王信守承诺的美德吗?!”索林的心在滴血,她是喜欢过眼前这个人的,可现在他的样子简直就是应该混蛋,也许一开始他就是个混蛋。

“是!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而且就凭这一点,你也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恐怕连饭都吃不饱,如果你是因为阿拉松的缘故,我可以下令杀了他!”

索林的剑微微往后撤了一点,瑟兰迪尔却更加心如刀绞,他的王后在心疼别人。

“你没有理由这么做!”

“我是国王,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我想!”

索林万万没想到瑟兰迪尔会无耻到这个地步,她闭上了眼睛,冷冷地说道:“那我只好杀掉你了!”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索林的剑只是浅浅地刺入了他的皮肤,但拿剑的那只手却像是被千万根钢针穿透一样疼痛。

“蓝山的经济有一半靠和大绿林的贸易,如果我死了,你没有孩子,我的表弟继承王位,而你将得不到任何好处。”

果然,一提蓝山,索林只能放下兽咬。

果然她的人民才是她最珍惜的,所有的一切,对于索林来说,都比他重要,既然不能得到她的心,那么就只好把她的人困在这里,他扯下一块床单来缠上自己的伤口,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心里被扎的生疼,“或许昨夜里,你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如果你能乖乖听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们更多的好处。”

“啊!”

喊声撕心裂肺。寝宫里所有的陈设都被她砸了,地面上洒满了玻璃碎片,她提着剑赤脚走在上面,像是疯了一样砍着所有她能见到的东西,最后她累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