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0719

被老师傅戳了戳,索林才看到倚着门的瑟兰迪尔。

『阿瑞斯,你情郎过来看你了。』老铁匠揶揄道。

『你又乱讲了。』索林一边擦汗,一边向瑟兰迪尔走过去,『我先出去一下。』

『去吧。』

索林走向瑟兰迪尔,这个身体有严重问题的人一声不吭就跑过来,路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过来了?』索林忍不住想责备瑟兰迪尔。

『来看看情哥哥嘛!』,瑟兰迪尔这个家伙嘴唇泛着紫色,脸色也特别差,却还活泼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索林撇撇嘴,『什么时候来的?』说话间,索林已经给瑟兰迪尔拿了一把椅子,放在屋檐下的阴凉处,『这么热还跑出来,万一在路上晕倒了怎么办』,顺手把听到他抱怨所以摆一张臭脸的瑟兰迪尔抱起来放到椅子上。

『你砸到自己手的时候我就在了。』

瑟兰迪尔现在的状态越来越差了,说话通气的时候都会发出破败的风箱似的呼呼声,索林越来越担忧他的状况,最近总是走神,他没有什么办法,回去的方法是找到了,可是缺乏时机,瑟兰迪尔不能再等下去了。

瑟兰迪尔戳了戳又在走神的索林,『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送你回去吧。』

瑟兰迪尔慌忙说不要,他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心肺功能严重受损,血液回流不畅,他不愿意一个人待在家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永远闭上眼睛,再也见不到索林了。

『我不给你添乱,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不行,你身体吃不消。』

瑟兰迪尔垂下脑袋,沮丧又绝望,小声嘀咕着,『我怕我一个人死在家里,太凄凉了,一个人……』

『胡说些什么,我们就快能回去了,而且雪歌她们不是每天会来陪你说一会儿话吗?』索林停住了想把瑟兰迪尔抱走的动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巴德不让他的孩子过来陪你了吗?』

『没,没有。』瑟兰迪尔摇摇头,看索林又准备抱起他阻止道,『你不要老对我抱来抱去的,周围有人看着呢,我自己能走。』

『不要扯开话题,是因为巴德吗?』索林又皱起眉来。

瑟兰迪尔撇撇嘴,抬手抚平他的眉头,『丑死了,别皱眉。』

『好好好,是不是巴德欺负你了?』索林把他伸出来那只手握在手里,夏天里依旧那么凉,怎么能不让他担心。

瑟兰迪尔反而哈哈笑了起来,『你可真是哈哈,巴德那么老实的一个人,我欺负他还差不多,』只不过笑声越来越小,脸上的笑意也渐渐褪去,之后是一阵沉默,索林就静静地看着他。

突然回想起这家伙以前趾高气昂的样子了,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之后,都是一副欠揍的模样,现在病成这样,索林心里却怎么都不是滋味儿,瑟兰迪尔现在一定很难过,说话的语气里也总是有一些绝望,索林有些烦躁。

『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瑟兰迪尔小声说着,从深色的斗篷里伸出胳膊来搂住索林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

索林的心瞬间又被揪了起来,回抱瑟兰迪尔,摸摸他淡金色的脑袋,『不会的,不会的……』

索林最终同意他留下来了,他就坐在那里看着索林工作,索林说今天是最后一天,做完就可以在家陪他一起等回去的日子,可是他感觉自己等不到了,索林今天走了没多长时间他就又呕血了,是平时的好几倍,足足有半盆,平时他都悄悄处理了不让索林知道,可是这次,他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于是他就过来了,静静地望着索林,索林的身影让他安心。他冲着时不时抬头看看他的索林微笑着。

索林的样子在他眼里逐渐模糊起来,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也比之前更加昏沉,呼吸变得更加困难,他的目光开始涣散起来,不能聚焦,再也看不到什么了,眼前一片漆黑,他好像一个黑影跑过来,可能是索林,『永别了,索林。』

——————

拖时间太长了,我有罪,争取尽快完结。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