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秘史·2016扒衣见军

索林几乎不眠不休的守着瑟兰迪尔,这让前来探望的人都深深地相信这对夫夫感情很深,索恩对此无比的满意,除了一些知情人士,比如莱戈拉斯,再比如现在已经成为莱戈拉斯男朋友的狄俄尼索斯,这些人抱着怀疑的态度审视着两个哥哥,这和当初一见面就龇牙恨不得掐死对方的两个人还是同样的两个人吗?

索林在另一个世界呆了只有不到一年,时空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回来以后发现这个他们自己的世界已经过了十几年,十几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索林的军队由丹恩代管,德瓦林被他的那个表弟遣送回来,不予任用,比尔博监视着的海洋又开始骚动,而萨鲁曼又一次不知去向,狄俄尼索斯似乎染上了不洗头的臭毛病,但是莱戈拉斯却对他喜欢的不得了,这一切索林都稍微了解了一下,但是,去他的军权,去他的波塞冬,去他的提坦,丹恩爱带兵打仗就让他打去,索林摸着瑟兰迪尔的额头,他还是那个样子,甚至有些发青,快点醒过来吧,甘道夫不是说泡在浴池里就可以排出毒素了吗?他回来也有半个月了,瑟兰迪尔却没有丝毫起色。

索林有一种回天乏力的感觉,以往遇到困难,凭着他的一把剑,他可以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掉,唯独现在这样面对生死,他恨自己没有瑟兰迪尔的本领,可是连瑟兰迪尔的老师瑞达加斯特都说这个情况不好说,为今之计只有泡着,就算自己是瑟兰迪尔也不一定有用。

索林每天想着瑟兰迪尔怎么样才能醒过来,当泡在水里的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却睡着了,瑟兰迪尔偷偷亲了他的嘴角一下然后嫌弃地看着自己被泡的有些浮肿的身体,起来穿好衣服。

自从醒了以后,瑟兰迪尔恢复的就很快,除了体温还是非常低之外,其他的大多都恢复正常了,索林喜滋滋的看着好起来的瑟兰迪尔,心想,这有了神力就是不一样,“如果你再不醒过来,你母亲可能就要动用山之心了。”

然而恢复过来的瑟兰迪尔很快又摆着和之前一样的臭脸,毫不领情。

索林真搞不懂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不过醒来就好,索林打心眼里高兴,前几天碰到几个小女神眼泪汪汪地拿着小画册看,上边都画的是什么瑟兰迪尔重生梗,或者索林一个人守着瑟兰迪尔的诺言过了十万年之类的非常虐的故事,虽然他觉得有点扯,可是看的时候想起瑟兰迪尔微笑着倒下去那一瞬间,他本来就比较沉痛的心就又像被什么扎了一刀一样,这些小女神们打仗不行,搞起这个来杀伤力蛮大的,还有一些不站cp的女神,成天写文歌颂瑟兰迪尔,文风非常哀伤,索林觉得非常不吉利,人还没死呢,马上派人把东西都收缴起来焚烧掉。

索林和瑟兰迪尔商量搞个宴会庆祝一下瑟兰迪尔痊愈,瑟兰迪尔坐在长桌的另一边托着脑袋,显得心不在焉,索林问他,“想什么呢?”

“你闺女呢,醒来之后都没见到她。”

索林这才想起来,自己要照顾瑟兰迪尔,而瑟兰迪尔光着身子,厄洛斯又喜欢缠在他身边,所以只好送走,没想到瑟兰迪尔这么惦记她,“在迪斯那里,怎么了?”

只见瑟兰迪尔眼睛兀的亮了起来,却什么都不说,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索林的意思是叫上几个好朋友,大家一起聊聊天,喝喝酒,叙叙旧,可是索恩得知了他这个想法之后却说,你们消失这些年我和你妈都很担心,因为这个事情山上也好久没有热闹过了,正好瑟兰迪尔的生日快到了,不如把所有人都聚一起高兴高兴。

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是别人的啦,索林也就无事可做,想把厄洛斯接回来住,可是瑟兰迪尔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拦着他,让他等等,原来提起厄洛斯不是因为想她了啊。

自从瑟兰迪尔恢复了之后,和索林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索林回来以后都没和朋友们好好叙叙旧,好在他的朋友并没有多少,也不算太忙,瑟兰迪尔又钻到了实验室里克扣他的手下,超负荷作业,索林感到非常失落。

晚上瑟兰迪尔依旧睡在他旁边,却也不主动往自己怀里钻了,盯着架子上摆的瑟兰迪尔送他的白臂女神,虽说搂着瑟兰迪尔睡的第二天,他一回到家就被塞了一张令人哭笑不得的关于肉体接触与感情无关任何人都不能动情的协议,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事,索林还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都动了感情,如今看来,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人家一开始可就说得明明白白的。

很快就到了聚餐的日子,瑟兰迪尔依旧冷着一张脸,索林找了几个话题试图和他交流,瑟兰迪尔依旧毫不领情,真不知道哪里又出问题了。

索林坐了一会儿,感觉有些闷,只好离开自己的座位去找他的兄弟们聊会儿天,结果他们正在玩游戏,莱戈拉斯和他男朋友也混在里面,莱戈拉斯一见索林过来立马就开他玩笑,

“诶?大哥,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舍得离开我哥了?”

索林也想陪着瑟兰迪尔啊,奈何那个人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他没有答话,端了一杯酒靠在树上看他们做游戏,莱戈拉斯也没追问,紧接着投身于游戏了。

索林看了一会,不时再瞄几眼瑟兰迪尔,那个家伙却和一群女神聊了起来,哈?这是什么道理?还笑的那样的阳光明媚,他看他不仅是个诗人,一定还是个演员。不知为何,索林脑海里突然出现瑟兰迪尔张开双臂,一脸得意地傲视四方,一字一顿地说,“我是一个艺术家!”不禁笑出了声。

索林又朝他父亲那里看了过去,索恩正在和勒托谈论着什么事情,表情显然很愉悦,经历了这次的事情,索林对索恩有了一些新的看法,也稍微能理解他的一些做法,尤其是在临走之前匆匆瞥了一眼母亲之后。索林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父子两个能好好坐下来聊聊。

等索林回过神来再看向瑟兰迪尔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大概是觉得无聊吧。瑟兰迪尔回去了,索林也就没心思呆在这里了,他还有礼物没送出去呢。

一个人回家,远远地就闻到了烟味,索林还以为是着火了,顺着烟跑过去,原来是瑟兰迪尔生了一堆火,嘴里好像还念叨着‘烧死你个橡木墩子’,看到索林过来之后,又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只是保持着往火堆里添柴的频率。

索林看着他旁边堆的一大堆木头,再看看四周,果然,他那棵十几年的橡树不见了,瑟兰迪尔这又不知道是在生自己什么气了,而且气的不轻。

索林清清嗓子,“这又怎么了?”

瑟兰迪尔抬起头来瞅了他一眼又接着生自己的火,干巴巴地说:“肚子饿了,想烤肉。”

索林刚想说宴会上不是有潘神在烤肉吗?黑灯瞎火的怎么在自己家园子里生起火来了?

瑟兰迪尔便突然反问一句,“索林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又怎么了?我很多事吗?”

火气真大,索林一边感叹,一边默默心疼了一下那棵小树,还好瑟兰迪尔没动那些上百年的,或者门口那些上千年的。

瑟兰迪尔瞪着索林,一边气恼一边期待索林能说些什么,多少还有些害怕,毕竟索林的态度他不好把握,结果索林叹了一口气就走了,瑟兰迪尔有些失落。

索林只是去抓兔子了。索林宫殿里的兔子一直保持在一定的数量,这些年欧音和德瓦林俨然成为了这方面的好手。

索林回来后正好将瑟兰迪尔的各种小情绪尽收眼底,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不是说肚子饿了吗?”

“我只是还没顾得上去抓。”瑟兰迪尔嘟囔着,索林能看出来他好像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讨厌鬼的心情真难捉摸,说罢就自顾自地杀起兔来。

帮衬着瑟兰迪尔把烧好的木炭拨到一边,灭掉原先的火,又架起了烤架,索林才接着杀兔。

期间瑟兰迪尔就坐在一旁冷着脸,也不帮忙,全程围观。

索林知道他还在生气,就找了个事情让他去做,转移一下注意力,“我们还需要一些酒。”

“哪种?黑皮诺?”

索林冲他一笑,他还挺了解自己的,不过今天既然要哄对方高兴,就要按照对方的喜好来,“我记得酒窖里有波尔多产的酒,拿那个吧,你不是说黑皮诺和霞多丽混一起酿出来的酒最好喝吗?”

然后瑟兰迪尔又一言不发的走了,回来的时候拿了两种酒。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黑漆漆的,只有不灭剑和瑟兰迪尔在夜里闪着光。

“御用剑跟随我征战多年,这些兔子也算是死而无憾。”

“那被你吃掉是不是就叫做死得其所?”

“。。。。。。”瑟兰迪尔说话总是这么有道理,索林竟然无言以对。

索林看着周身泛着微光的瑟兰迪尔,第一次知道他在神的状态时夜里会发光。

“看我干什么,好像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

索林看着一脸冷漠的瑟兰迪尔傻笑,“我以前不知道你会发光。”然后瑟兰迪尔就有些脸红的把头偏到一边去,讨厌鬼真是别扭的可爱。

一切都准备好,兔子都放到了烤架上之后,索林给对方和自己都倒了一杯酒,索林把杯子举起来向瑟兰迪尔示意碰杯,瑟兰迪尔只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索林无法,仍旧伸过手去硬是单方面和瑟兰迪尔碰了一下,

“为了劫后余生。”

瑟兰迪尔抿着嘴巴,还是一言不发。

“我真拿你没办法,说说最近究竟是怎么了?在生什么气?”

索林盯着瑟兰迪尔,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又碍于他最近的态度,看着他几欲张口,结果又把所有的话咽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刚刚这个家伙没吃什么东西倒是真的,还是等他吃饱了以后再说吧。

一边把烤好的肉递给瑟兰迪尔,一边接着烤肉。

“你还没有送我生日礼物呢。”

看着他犹豫了好久,结果咬牙切齿说出来一个这样的理由,索林又一次被他这样的幼稚打败了,关于生日礼物,索林认真准备过,只不过想等回到家再送给他,但是这个时候他既然这样问了,索林也就想和他兜个圈子,“原来是因为这个,你今天不是收到不少礼物吗,多一份少一份不重要吧。”

索林这话一出口,瑟兰迪尔的表情就有些不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玩儿脱了,如果不做些什么,瑟兰迪尔可能会一脚踹翻烤架然后扬长而去,索林赶紧弥补,唰唰唰上树折了几支月桂枝条迅速编好一个花环戴到瑟兰迪尔那头像瀑布一样的金发上,“亲手编的花环,满意吗?”

瑟兰迪尔这才看起来稍微愉悦了那么一点,“不行,太单调。”

于是过了不久奉了索恩命令前来刺探小两口情况的比尔博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吃了一嘴狗粮,两个人周围的树上挂满了关着萤火虫的小纱笼,萤火和木炭发出的红光照亮了索林那张洋溢着傻笑的脸,而瑟兰迪尔原本就是个美男子,夜里还泛着月白色的微光,带着一个手法非常灵巧一看就知道是谁编出来的花环,更加美的不像话,他靠在索林肩膀上,两个人在一起吃烤肉,喝红酒。这日子没法活了,连他们两个也要开始秀恩爱了,比尔博心里苦啊!

索林觉得气氛实在太好,身体也有些燥热,鬼使神差,他消除了之前的顾忌,低头吻了一下瑟兰迪尔的侧脸,瑟兰迪尔瞪大了眼睛,好像有点难以置信似的,接着就笑眼弯弯地盯着索林,索林觉得那双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样。

索林问,“干嘛那样看着我?”

“那你干嘛亲我?”

“。。。。。。”

“你不是打定主意不碰我了?”

“?”索林一头雾水,难道不是你不让碰?

“别装了,”瑟兰迪尔突然勾住他的脖子面对面地看着他,几乎就要碰到他的尖鼻子了,“我知道你喜欢我,”然后他缩短了两个人最后的距离,吻了上去。

索林能感觉到对方有点紧张,并不像他的语气那样笃定,不禁更加耐心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那个人嘴里是红酒醇香绵长的味道,然而很快他觉得非常不对劲,因为他的身体热的不同寻常,不完全是那种情欲带来的热量。

索林赶紧放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一开始觉得不满,但是马上也觉得对方的脸红的有些不太对劲,然后他立马意识到了问题,“你抓的是哪里的兔子?”

“德瓦林对面左手第二间屋子。”

“糟了,我在那间的兔子身上试验让我体温上升的药物,对我好像没什么用,但是好像在你身上起效了。。。。。。”

索林身体越来越热,刚刚的亲吻好像一个闸门,一旦打开就被一波又一波的热潮侵袭,还带着情欲,他艰难地开口,“你添加了催情药吗?”

说罢就把瑟兰迪尔抱了起来,飞快的回到了卧室。

很快两个人就都被扒了个精光,索林额头上青筋暴起,汗如雨下,但还是要在接吻之前重新确认一下瑟兰迪尔到底什么意思,一旦开始他怕自己控制不住,

“你真的愿意?”

“是你不愿意吧?”瑟兰迪尔看起来又有些气恼了。

“。。。。。。”索林表示忍得太辛苦,然而还是不能搞清楚讨厌鬼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我醒过来你就不愿意和我一起洗澡了?晚上睡觉也不要抱我?”

天呐!索林以为他不喜欢别人看他洗澡,原来他一直在别扭这个,“我以为。。。”

“什么?”

“那个协议?”

“什么协议?”

算了,还是先解决了自己生理上的麻烦再说吧,行动证明一切。

等索林的情况稍微好了一点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他对着双眼有些迷离的瑟兰迪尔说,“糟了!我今天要迪斯把厄洛斯送回来!”

瑟兰迪尔一下子也慌了,立刻睁大了眼睛,“啊!我好想已经听见门口有人进来了!”

“是奇力和菲力带着厄洛斯。”

索林赶紧穿好衣服,然后拿了一件袍子给涩兰迪尔披上,又赶紧把弄脏的床单揪起来从二楼卧室的窗户上扔到花园里,瑟兰迪尔在一边担心地说,“不会着火吧。”

索林抱起他来也从窗户跳下去,离烧烤的地方十万八千里,而且索林记得自己好像灭了火了。

两个人悄悄地躲在窗户外边,听着动静,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厄洛斯的声音,先是一声糯糯的“爸爸”,紧接着是一声惊呼:“哥哥!别走!”然后跑了出去,大喊“好像有贼!家里好像进贼了!”

瑟兰迪尔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大笑。

索林掐了一把他的屁股,“所以我们现在该去哪儿?我还有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呢。”

突然厄洛斯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来了,小家伙正在朝窗下望,大喊:“贼在这里!”

“隐身,笨蛋,去我那里啊,我那里有一个大大大大的浴室。”

瑟兰迪尔真是个邪恶的坏蛋,索林隐身之前想。

至于生日礼物,索林最后真的没有在这天给瑟兰迪尔戴上,那是他亲手打造的一条白宝石项链。

“为什么不能早点拿出来?”

“。。。。。。”

“不过我很喜欢。”瑟兰迪尔笑眼弯弯,轻轻吻了吻索林的蓝眼睛,“谢谢。”

 

*************

哒哒哒哒哒!这篇就此告一段落!感谢那些从开始就一直追到现在的旁友!总体来说是没有怎么按照大纲走的,之后构思的一些故事也没能有机会写出来!说不定会开个第二部233但是这个故事就这样算是完结了,因为两个人已经相爱了,就不知道该写点什么了哈哈哈前几天说要更的,然而手速不太行,又每日沉迷男色,拖到了今天!感觉真的没人比我更能拖的啦,真是对不起!这种长篇真的不是我这种渣能驾驭得了的,感觉各种断层各种糟糕啊。不管怎样,完结了,啦啦啦开心的不得了啦啦啦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