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Rye

南极圈cp爱好者
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裴纶:老子再也不想红了(上)

cp:裴纶×沈炼

刀一刀二全员

ooc瞩目 

大明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掀起了一波美食博和吃播狂潮,忽如一夜春风,各式各样的美食博和吃播就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了出来。

裴纶是锦衣boys里最先坐不住的那个,看到微博上B站上以及各大直播平台上的人在搞美食,自称吃遍大明无敌手的裴纶就开始在沈炼耳边叨叨着要做一个最成功的美食博主。

考虑到其它有影响力的美食博主已经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他最先的计划是联系陆文昭,叫他把锦衣boys那个黄V让给他,他来做,反正是个过气网红号,如果换个皮下说不定能迎来第二春。

陆文昭先是乐呵呵地听他讲完所有的想法,嗦了一口刚泡好的雨前龙井,然后又笑呵呵地对他说,『这个锦衣boys啊,不归我管,我只是个打杂的,这个号啊,我给你稍微透露一点点,』小眼睛环顾四周,看看四下无人,压低声音,『上头管着呢,忽悠小年轻那些套路,嗯,等到了舆论把大明推到风口浪尖的时候,就……呵呵呵,你懂的。』陆文昭挑眉,接着喝了一口茶。

裴纶了然,眼角耷拉下来,笑咪咪道『啊!不打紧不打紧!我懂我懂,小粉红嘛!』

晚上回去,裴纶长吁短叹,捶胸顿足,恨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沈炼烦他,『平时说起吃来全世界都没你厉害,不就开个营销号,你至于这样吗?』说着鼓起腮帮子就要吹灯,『你还睡不睡?』

裴纶看看已经洗白白脱光光躺好的沈炼,一扫阴郁,乐呵呵地跑了过去,脱了衣服往被子里钻,『睡睡睡!』

——————

裴纶是个行动派,虽然前一天刚抱怨过了,但是第二天下班,就带了食材,支起了架子,开始录视频 。出于害羞,还把沈炼和二黑赶的远远的,让他们出去遛弯儿,等做好饭再回来。

考虑到自己锦衣卫的身份,做吃播会影响大明公务员的整体形象,他的计划是做烹饪视频,上传至B站和秒拍,再分享到微博上。为此,他开了三个账号,全叫荣悦斋的红豆饭。

就这样持续了一周,陆陆续续也有了一些小粉丝,天天看自己的视频,只不过,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给留言,视频播放量一直维持在几千,微博粉丝也刚刚一千零一个,裴纶很不满意,关掉录制工具,站在厨房的地下,吧嗒着抽烟。

沈炼肩上扒着二黑,走外边回来,看到的就是那样一个裴纶。

沈炼也郁闷,裴纶多么好的一个厨子,嘴皮子还贼溜,怎么就不红呢?看他着急,一边撸着二黑,一边想,出主意说,『要不我去动员一些朋友同事?』

裴纶笑着捏他的脸,手上还沾着刚刚做完饭没来得及洗的面粉,弄沈炼一脸,『别!知道你关心我,可我就还不信了,论做饭,我哪点不如其它那些菜鸡了?』

沈炼抿抿嘴巴,带着白色爪印的脸颊鼓起来,半晌才回道,『好吧。』

一夜爆红这种事情,裴纶那天刚决定要做美食博的时候,夜里搂着沈炼,就已经想过一百八十遍了,连红了以后要戴的墨镜款式都想好了。此刻裴纶想起了一个著名网友的话,人生中十大错觉,我能爆。

然后转机就发生在这天晚上,沈炼说有点事情和卢剑星商量,剩他一个人在家,他就洗白白躺在床上玩手机,一打开微博,嚯,今天做面条的微博突然就转发过万,评论过千了,连粉丝都涨了几万个,裴纶登时心花怒放,一边吐槽现在网友的蜜汁G点,也不知道今天做面条的视频哪里戳到大家了,一边美滋滋地点开评论看。

[哇!给大大打call!]

[看起来真好吃!]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啊!赞美太太!]

[哇看起来真好看!]

[看起来真好吃!]

[看起来真棒!]

.
.
.
.
.
.
裴纶读到不知道第几十条[看起来好棒好吃]这样的评论的时候,笃定地拍了一下床板!这他妈是水军吧!点开转发一看,基本都是[转发微博]四个字,心拔凉拔凉的。

裴纶随即点开了B站的视频,弹幕也爆炸了,心情忐忑的看起来,随着视频的进行,裴纶胸中渐渐蓄起一团怒气,都已经看到最后一秒了!居然还有人在刷[看到up我就Duang~地点进来勒~我真是泰爱您勒~]

再点开评论区,裴纶差点把手机摔了,他一个从一开始就粉他的老粉在评论区了说[up视频做的挺好的,干嘛买水军?!一直以为up是真心热爱做菜的一个人,对生活也充满热爱,但现在。。。。。。也是,谁不想红呢?]

裴纶把手机扔到一边,不用想,沈炼今天走时躲躲闪闪的眼神,他就知道有事,只不过他从来没想过会是这茬儿。他坐起来,穿上衣服,坐到桌子旁。

沈炼,我等你回来,他这样想着,猛灌一口茶。

——————

一炷香以后。

沈炼哼哼着北斋太太红遍大街小巷的单曲《爱的供养》回来了,原本蹲在门口眺望他的二黑听了跳到树上,裴纶听了眉心一跳,心想,沈大人就是用买水军的方式来将自己供养的?

沈炼进门往卧室里一瞧,诶?裴纶怎么没躺好,说好的洗白白等他呢?

沈炼立刻想到,裴纶是一定是太高兴了,心情好得很,有点激动,躺不住了。今天晚上应该可以玩一些好玩的成年人的事情,于是他走进门,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一件事儿,侧坐到裴纶腿上,双手环住裴纶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盯着裴纶的大脸,一套动作下来,自认为做的还算行云流水。

裴纶眉心突突地跳了两下,沈炼这僵硬的动作是在搞哪门子?那双眼直楞楞地盯着自己,好笑得叫他连带气都消了一半,然后他看着沈炼脸上可疑的红晕,思索半晌,噢!他是在邀功请赏?!

好了,裴纶的气全消了,朝着沈炼的薄唇吧唧亲了一口,『你啊!』他叹了一口气。

沈炼还是用那个眼神看着他,歪了歪脑袋,『我这样做,你不喜欢?』

裴纶心里暗自喊了一声‘艹’,抱起他来就往床边走。

『喜欢!喜欢的紧呐!』

事后,沈炼翻裴纶的手机,裴纶在一边搂着他,吧嗒着自己的烟袋锅吞云吐雾。

沈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诶?你今天兴致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涨粉?』

裴纶想翻个白眼儿,合着沈炼现在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呢?!那他刚刚是在干什么?不是邀功?一个不合时宜的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念头冒了出来——沈炼在勾引他,没错了。裴纶头疼,勾引人是这么勾引的?等等,这不是重点。裴纶及时刹车,看着一旁忍不住要笑出声的沈炼,是摊牌还是不摊牌,他又陷入了沉思。

『诶?你怎么不说话?』沈炼手肘戳戳他。

『我高兴,我高兴!事业爱情双丰收,不知道该怎样用言语表达我的欣喜之情。』裴纶笑对他那双明亮澄澈甚至可以说是情商薄弱的眼神,还是决定瞒着他,好不容易主动送上门来的沈炼,不能破坏气氛,这事儿明天再说。

沈炼笑了,眼睛更亮了,这些天他看裴纶不开心,自己也跟着郁闷,『你开心就好。』脸颊带着gaochao后特有的红晕,很是动人。

裴纶不禁感叹,有这样惊人的颜值,难怪情商薄弱,而且还是想哄自己开心,当下里心神俱是一荡,吧唧在沈炼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把手机夺过来扔到一边,按着沈炼又来了一发。

——————

第二天早上,裴纶和沈炼面对面坐在院子里吃早餐。

裴纶一边嚼油条,一边看着沈炼在对面认真地吃着驴肉火烧,『沈炼啊,我和你说个事儿。』

沈炼抬头,嘴角沾着一个肉渣,楞楞地看着他。

裴纶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还有点不忍,但小不忍则乱大谋,『那个咱一个月俸禄也才二两银子,咱留着吃喝玩乐得了,别乱用。』

沈炼把脸拉的老长,半晌才道,『原来你知道。』

裴纶闷声‘嗯’了一下。

『你骗我。』

裴纶『额。。。。。。。』

『你怎么能骗我。』

『骗我是不是很有趣儿。』

裴纶心里咯噔一下,这怎么还闹起脾气来了,『嘿,我说是你先计划骗我的吧,你讲讲道理。』

沈炼放下火烧,『我吃饱了,上班去。』然后他提着雷切就往外走。

裴纶也吃不下了,放下手里的油条,看着桌子上剩下的火烧,昨天的气又蹭蹭蹭地起来了,转头看沈炼出了门,隔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赌气,跑到门口喊,
『你等等啊!你嘴角还沾着东西呢!』

沈炼已经走远了。

——TBC

评论(16)

热度(44)